网站访问人数: 423367

三年时间,从“穷旮旯”到“致富村” 三斗米村“逆袭”记

www.gcdr.gov.cn (2019-01-03) 来源:四川日报


  三斗米村贫困户股民肖亿银展示自己的股权证书和分得的红利。苏忠国 摄

“最后7户,今年一起脱贫。”1月2日,元旦刚过,泸州市叙永县后山镇三斗米村村委会热热闹闹,村民们聚在一起讨论扶贫攻坚、产业发展。该村第一书记胡凌鸣笔记本上也记得密密麻麻,“2019年,要发展1000亩辣椒基地、1000头规模养猪场……”

三斗米村位于后山镇南。由于偏远、条件差,这里曾是当地有名的贫困村。近几年来,三斗米村不仅建起了专业合作社,还在新疆、黑龙江、贵州等地设了18家专合社分社。而今,原来的贫困村逆袭成了当地有名的“致富村”,这里的村民也有了“新身份”——合作社股东。□本报记者 魏冯

A

艰难开局成立专合社“穷旮旯”发展集体经济

“每5个人里,一个是贫困户。”说起过去,三斗米村村支书罗先琼长叹了一口气,过去村子是个“穷旮旯”:无企业、无集体经济收入,交通难、饮水难、用电难。

2015年7月,泸州市直机关工委工会副主任胡凌鸣被派往该村任第一书记。一上任,胡凌鸣就开始较真:村社班子思想守旧,他就把敢闯敢拼的年轻党员纳进来;三个社不通公路,他和村社干部们创新实行“以地换地”模式,说服村民“让地”,实现社社通水泥路。

干事的队伍有了,路也修通了。咋发展经济?2016年2月,三斗米村决定成立富邦生态养殖专业合作社。

在农村成立专合社不鲜见,但富邦专合社的独特之处在于分红模式——每年将六成收益作为分红,按七三比例分给农户和集体,其中,村集体收益重点扶持村级贫困户、残疾五保户、因学因病致贫户及新村建设等。值得一提的是,贫困户可通过“特殊群体入干股”的形式,在年底领到比非贫困家庭多20%左右的分红。

头回入股,多数贫困户心里在打鼓。村干部就一个组挨一个组跑,并由村社干部带头入股,让村民吃下定心丸。

贫困户李慎福第一个打破僵局,他拿出积蓄3万元“试水”入股。另一名贫困户胥绍奇家徒四壁,他也拿出全部积蓄5000元入股。

通过集体入股、群众筹资等形式,三斗米村筹到第一笔创业资金70余万元。全村有了拧成一股绳创业的决心,并开始收购村民家里的生态鸡、猪、牛等,流转1000亩土地种植蔬菜水果。

2016年下半年,富邦专合社农副产品正式上市。为打开市场,胡凌鸣和村两委干部跑机关、跑企业、问熟人,说服了当地4家超市和10余家单位食堂。

截至2016年底,全村165户贫困户,共有150户参股,其他15户被纳入专合社务工。

B

大胆探路多个产业形态齐头并进

2017年1月,三斗米村举办第一届股东分红大会,村集体分红40余万元,涉及股民369户、1800多人。几乎同时,富邦专合社还在成都(川藏)股权交易中心上市,成为泸州市首个上市交易的村级集体公司。

上市后,胡凌鸣和村两委预判,全村衣食无忧不成问题,但若想继续壮大集体经济,还需大胆探路。

很快,三斗米村以专合社为依托,引入社会资本,组建成立三斗米村集体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规定公司资产归全村村民所有,村民作为公司股东参与年终分红。同时,将为多个农产品注册“三斗米”牌商标,引种500亩精品茶叶苗木、扩大绿色蔬菜种植面积,形成生态农业产业化项目。

集体创业还在其他领域延续。目前,三斗米村集体经济公司名下注册成立两家公司,即泸州自富邦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泸州志富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接下来,还将筹建物流公司、餐饮娱乐公司和销售公司。

“你看,这就是村里自建的景点。”罗先琼指着三斗米村的“云薹谷”景区介绍,这是村里建设的生态农业户外运动基地,内设高空索道、自行车道、1000亩油菜花地,景区已于去年3月迎客。

三斗米村的电商生意,也入驻了阿里巴巴和上海某网购平台,并在泸州、叙永等地设线下门店,预计每年营业额达100万元。

C

触角向外把“三斗米造”卖到全国各地

三斗米村集体经济的“触角”,正在向外延伸。

“一个山区的专合社,要跨省到贵州赤水搞生鲜配送?”听说富邦专合社和他们合作做配送,贵阳供销马车队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周浩一度不太相信。

看到周浩的态度,胡凌鸣连夜做了一本90页的社情介绍,送到周浩面前。终于,双方签约,为赤水两家企事业单位、60所公办学校及幼儿园提供农副产品及配送服务。

依托物流配送,三斗米村的富邦专合社逐渐将业务延伸到了贵州、黑龙江等地,并先后设立了18个分社。

陈少林是富邦专合社贵州纳雍分社社长。陈少林介绍,分社在纳雍经营了一家超市,富邦专合社和自己各控股一半。2018年,纳雍分社为富邦专合社创造了80万元的利润。“此外,经营收入中还有5%会作为三斗米村扶贫基金。”

除了超市,有的分社还当起了蔬菜粮油及配送的“服务站”。目前,富邦专合社贵州分社与贵州清镇职校合作,为学生进行全品配送等。“黑龙江佳木斯分社的大米和猪肉还进入了成都大型超市,每年订单量都是几十吨。”胡凌鸣说。

“设这么多分社,最终反哺的还是三斗米村。”胡凌鸣坦言,分社管理人员近半是泸州人,招聘员工也会优先考虑当地贫困户,最终分社的收益会拿出一定比例分配给村民。

自2016年至2018年底,三斗米集体公司及富邦专合社通过多元经营模式,实现净利润1200余万元。目前,富邦专合社分社共带动当地500余人就业。记者手记

脱贫路上,宁为“三斗米”折腰

胡凌鸣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太像村干部:一身灰色西服、白衬衫,手提黑色公文包——这身商务气质的行头,是为了谈更多“生意”。

驻村4年,毫无农村经验的80后干部胡凌鸣为“三斗米”低过很多次头:跑到外省某地谈学校营养餐业务,被学校保安“穿小鞋”;为了让贵阳供销马车队有限公司相信自己没有摆龙门阵,连夜赶制90页社情报告……

即便如此,他还想做更多,就在2017年底驻村结束前,又申请继续干三年。

“万一你两年后走了咋个办?”记者抛出问题。

“走了不关事,因为留下了自我造血的村级集体经济模式。”胡凌鸣坦言,如今,三斗米村的梦想可用两句话概括:“三点连一线,多元发展、多极增收、群众致富;三省连一片,携手与叙永县及川滇黔的乡镇共同致富。”

胡凌鸣坦言,现在的三斗米村也面临着问题,比如现金流不足,像他们这样的村级集体经济公司,难以寻求金融机构的贷款支持。

不过我们坚信,脱贫路上,只要不畏艰辛与委屈,就一定可以上演更多“逆袭”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