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访问人数: 31258285

提升自治能力 提高法治水平 发挥德治功能 巴中“三治融合”提升基层治理能力

www.gcdr.gov.cn (2020-06-23) 来源:四川日报

“去年安电梯,我家筹了4000元,今年交物管费,我自愿多交500元。”近日,巴中市平昌县同州街道政法街社区住建局家属院小区“众筹”物管费时,76岁的小区居民秦淑英积极响应。

小区老旧、没有电梯,老人很不方便。去年,小区通过住户筹款、政府补助、社会捐赠等“众筹”方式,筹资56万元安装电梯,解决了秦淑英的“揪心事”,这得益于政法街社区试点探索的“党组织+自治工作组”模式。

提升群众自治能力、提高法治保障水平、发挥文化德治教化功能。近年来,巴中健全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基层治理体系,全面提升城乡基层治理能力。

A“党组织牵头”推动小区自治

“过去小区没有路灯,楼梯间也没有扶手,走路提心吊胆……”说起“众筹”改造小区前的情况,住建局家属院小区居民冉孔明老人还心有余悸。

政法街社区位于平昌县城核心区,辖23个小区,其中21个是老旧小区。

去年,政法街社区党委探索“党组织+自治工作组”模式,指导各小区成立由老党员、老干部和居民代表组成的自治工作组,引导居民在日常管理、基础设施维护、安全隐患排查、环境卫生治理等6个方面自治自理,推动形成小区自治新格局。小区建立了“居民提议—自治工作组审议—居民代表商议—居民大会决议”的议事制度。

针对小区内车辆乱停乱放问题,社区党委指导法院家属院小区成立自治工作组,采取上门征求意见、居民大会集体研究、民主投票表决等方式,制定出台《小区车辆停放管理办法》,建立停车收费、“以收代补”等制度,并聘请小区居民担任管理员,解决了小区停车难、停车乱的难题。

“一年前,我们小区脏乱差,我都准备搬家了。”小区居民赵友德说,现在小区环境干净了,车辆停放也井然有序。

“现在小区的工作好做多了。”法院小区自治工作组组长王隆基说。

2018年以来,政法街社区各小区自治管理工作组累计解决各类社区“微民生”问题2200余个,化解信访矛盾202个,小区实现了由“脏乱差破”到“洁美安和”的转变。

B整合资源化解矛盾纠纷

近年来,通过实施脱贫攻坚,南江县下两镇江口村完成了水、电、路、网等基础设施提升,实现脱贫“摘帽”。但在产业发展上,一些村民还不能理解,“前几年,村上也种植过水果、万寿菊等经济作物,村民思想保守不愿流转土地,我们只能挨家挨户做工作。”驻村第一书记陈科伊介绍。

随着产业发展,因土地引发的矛盾纠纷也逐渐增多。陈科伊说,遗留问题较多,村民处理邻里关系简单粗暴,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为此,江口村因地制宜,整合村级综治中心和人民调解室资源,搭建平台,创新设立“建言中心”,将每周四作为固定开放日,由巴中市委政法委挂包干部、镇驻村工作组、派出所、司法所人员共同值班,听取群众诉求,征集建议意见,开展法律咨询服务活动,化解各类矛盾纠纷。

在最近的产业发展讨论会上,大家在“建言中心”反复“争论”,最终决定利用江口村土地资源优势发展茶树菇产业,村民统一建大棚,政府给予创业基金补助,由村上统一购销。“现在村里怎样发展,由村民自己说了算。”陈科伊说。

遇到纠纷来“建言中心”讲一讲,心平气和地解决纠纷,已逐渐成为江口村村民的习惯。

巴中市恩阳区还探索出“群众评议众口调解法”、通江县推行“调解超市”等基层矛盾纠纷化解机制,及时回应群众诉求。巴中各地将加强区(县)、乡镇(街道)、村(社区)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和站室建设,畅通和规范群众诉求表达、利益协调、权益保障通道。实施“法律明白人”培育工程,培育一批法治带头人。

C“孝善扶贫”培育文明乡风

“今年二季度,全镇共有268户贫困户老人领到孝善扶贫资金,其中家属缴纳金额12.57万元,补助金额1.257万元。”通江县新场镇民政办主任李强介绍。

设立孝善扶贫基金是新场镇培育文明乡风的一项探索。2018年底,新场镇面向建档立卡贫困户中60岁以上老人开展“孝善扶贫”工程,以村为单位成立孝善扶贫基金理事会。孝善扶贫基金由子女缴纳赡养费、社会捐助和政府补贴组成。赡养费由老人子女自愿缴纳,基金会按缴纳金额给予10%的补贴,每位老人最多可享受60元的补贴。赡养费和补贴资金会在每季度以现金的形式发放给老人,目前已覆盖该镇50%以上的贫困户老人。

74岁的余定祥是新场镇巴州沟村的贫困户,儿女常年在外,平时只有他和老伴在家。得知村上成立了孝善扶贫基金,他的儿子每个季度都会按时缴纳赡养费1200元,加上补贴,每个季度两位老人可以领到1320元。

新场镇巴州沟村党支部书记朱继君介绍,除了设立孝善扶贫基金,村里还通过评选孝道之星、开展孝善敬老文艺表演等活动,倡导孝亲敬老风尚。

在南江县关坝镇小田村,驻村帮扶干部发现,不少村民缺乏健康生活习惯,个别脱贫户还存在依赖心理,高价彩礼、红白事大操大办等现象也时有发生。自2017年6月起,小田村探索推行“乡村道德银行”,以银行运行理念设立5大项47小项积分标准,考核村民道德行为,量化道德积分,积分存入道德银行,可兑换生活物品,实现有德者有“得”。

目前,“乡村道德银行”模式已在南江县全面推行,在平昌县、通江县试点推行。

编后

当前,随着城市化水平的提高及居民生活方式的转变,社区工作的复杂程度也逐渐提升。但与之不相适应的是,不少地方的社区管理还比较统一。

为更好地满足社区居民的多元化需求,一些地方开始将社会团体、社区居民等发动起来,实现居民自治。在这一模式下,不少工作被下放给社会团体,而居民们则通过各种组织形态参与到社区事务中。社区发展的内在活力也被很好地激发了出来。

在这一探索中,也面临着许多问题。比如,在一些社区,居民参与社区事务的积极性不高;居民组织的活动也较少,即便有,也仅覆盖小部分人。还有一些社区,由于大量工作被下放,基层党政部门又面临着边缘化、空心化等问题。

如何少走弯路?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对基层党政部门、社会团体和居民的角色进行明确的定位,并从全局出发,理顺社区工作机制。巴中的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基层治理体系就是当地丰富社区工作机制的一种探索。至于探索的具体效果,还是要社区居民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