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书记”徐军:刷朋友圈为贫困户卖鸡
www.gcdr.gov.cn  ( 2016-02-06 08:56:52 )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陈明鸿    

    2月5日,眉山市彭山区义和乡岐山村,“第一书记”徐军(左)向当地村民李启林推荐先进养鸡经验,并将其他地方养鸡方式的照片给他看。

“第一书记”徐军深得当地村民喜爱。

  徐军是眉山市彭山区108名“第一书记”之一。在彭山,“第一书记”们利用各自的资源和特长,在108个村和社区,进行精准脱贫和基层党建工作。

  半年来,“第一书记”履职情况如何?2月5日,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眉山市彭山区岐山村,探访在这里履职的徐军,管窥村里的“第一书记”们。

  眉山市彭山区委宣传部副科级干部徐军,最近当起了“鸡贩子”。他常常在朋友圈刷屏,无一例外是给岐山村的土鸡打广告。

  徐军卖鸡有想法。他提前跟人预订,签下合同约定养土鸡,养大了再送过去收钱。他开着车在县城和岐山村来回跑,把村民的鸡运到城里,又把城里人的钱拿给村民。

  前不久,他又找了个大买主:跟一家电商签下包销合同,每年固定给岐山村卖一千只土鸡。

  上门劝养

  “去年帮人养的鸡不都卖出去了吗”

  老郑,你这里场地宽,我看今年完全可以养150只。”“养这么多,卖给哪个哦?”郑永奎皱了皱眉头。

  早上7:30,彭山还没有大亮。闹钟响了。徐军摸索着手机,关了闹钟起床。收拾停当走到门口,打电话给蔡山东路的面馆:“给我煮一两面,马上过来。”

  下楼拉开车门,一股鸡屎味道,熏得他几乎呕吐。拉开前后车门敞了一会,味道小了他才上车。两分钟后,在蔡山东路两口扒完面,朝岐山村飞奔。20分钟高速路,8分钟村级路,岐山村村支书办公室就到了,打开《第一书记日常考勤登记表》,填写头一天的到岗履职情况。

  几乎每天,徐军都这样开始一天的生活。放下“第一书记”文件包,拿出电脑放在桌上,打开《贫困户结对帮扶台账》:昨天已经去了几家贫困户,今天该去郑永奎家了。台账记载着郑永奎家的情况:在房子周围种了三四亩柑橘,适合搞林下养殖……

  徐军想了想,关了电脑,提着文件包就出门。

  郑永奎正在柑橘树下喂鸡,看到徐军过来,老远就喊“徐书记”,徐军满脸堆笑,弯了弯身子,双手合拢举到胸前:“新年好哦老郑!”

  两人在树下说着话,旁边一群漂亮的公鸡昂着头走来走去,有两只在打架,郑永奎捡起土块扔过去。“老郑,你这里场地宽,我看今年完全可以养150只。”

  “养这么多,卖给哪个哦?”郑永奎皱了皱眉头。

  “这个你放心嘛!我给你卖啊,你看,去年你不是帮人养了20只啊,现在不都卖出去了?”

  郑永奎松了眉头:“好嘛,那就养嘛!”

  短信卖鸡

  “第一书记”浑身都是鸡屎味

  徐军与张婷婷等人签订合同,让岐山贫困户养殖土鸡。徐军又与岐山村贫困户签订合约:帮张婷婷等人养殖土鸡,绝不使用饲料。

  告别了郑永奎,徐军朝办公室走。路上掏出手机,编了条短信:“各位朋友,你们在岐山贫困户家中订养的土鸡,这两天可以去回购了吗?”选中张婷婷,又选了5个人,发送。

  张婷婷很快回复了短信:“可以,麻烦你给我带回彭山。”另外五个人也相继回信。

  几个月前,徐军就与张婷婷等人签订合同,让岐山贫困户养殖土鸡,等长成后,按市场价高出6—10元不等回购。徐军又与岐山村的贫困户签订合约:帮张婷婷等人养殖土鸡,绝不使用饲料……

  又去了几家贫困户后,已经到了午后。

  徐军带上之前的订单,跑到杨勇家:“杨勇,过年了,人家养的土鸡要回收了。”

  于是两人开始抓鸡,抓了8只,拴上脚和翅膀,用四个纸箱子装起来。徐军找来剪刀,在纸箱旁边开 一个洞,把鸡头塞到洞外。收拾停当,又去了郑永奎家,装了两只,去张志江家抓了5只。用三轮车装上,运到村委会办公室。到办公室,发现鸡死了一只——有个洞开得太高了,鸡被吊死了。他让会计把鸡打整了自己吃。“那钱咋办?”会计问。“只有我赔噻。”徐军说。

  徐军的轿车就停在村委会外。掀开后备厢,把装着鸡的箱子塞进去,装不下,又装了几个箱子到后排座。鸡屎的臭味很快充满整个车厢,他鼓了鼓勇气,拉开车门就坐进去了,高速路上风大,他只有关着车门跑。

  到了彭山,打电话给张婷婷,张婷婷让把鸡送到同庆小区,她父亲下楼,徐军满身鸡屎味道,老人举起手掌扇了扇鼻子,取走了。徐军又马不停蹄地赶往其他地方。送完鸡,已经下班时间,该去接老婆跟孩子了。

  车里臭得令人作呕,徐军想去洗车,却发现洗车场放假了。

  订单养殖

  144只土鸡被回购 今年签约电商玩大的

  目前,徐军已经跟一家电商公司签下合约,全年销售一千只土鸡,约定价格比同期市场价贵6—10元。

  在去年7月前,徐军跟鸡屎恶臭毫无关系。

  那个月中旬,领导突然来找他:“区上安排下派‘第一书记’,你愿意参加不?”徐军一直在彭山区委宣传部,在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当主任,成天面对电脑,从没下过基层。“要得,我去。”他答应得很干脆。

  从领导办公室出来,徐军就开始想,要怎样带领岐山村的贫困户脱贫呢?他想起曾经陪媒体去公义镇采访订单农业。

  两周后,全区召开第一书记到村(社区)动员大会。那天,在会场,他见到了彭山区另外107名下派的“第一书记”,也见到了他要去的岐山村的支部书记张进,两人留下了联系方式。张进告诉他,岐山村地处彭山西部边缘,与成都邛崃市、蒲江县和眉山市东坡区接壤,共538户1630人。2014年,岐山村人均纯收入9000多元,在义和乡排名末位。有57户贫困户,当地主要以种、养殖业为主,随市场波动很大,收入很不稳定。

  7月28日,徐军联系了正在彭山采访的记者,说服他们去岐山村拍摄了米枣,米枣是当地主要种植物。

  次日,徐军正式到村上报到,跟两委成员、党员代表开了见面会。“城里人要吃上土鸡很难,我们要在岐山村搞订单养殖,专门养土鸡!”徐军掷地有声。

  说干就干。徐军召集全村57户贫困户,来了三四十人。他告诉大家,订单养殖,就是先跟城里人签合同,农户帮他们养鸡养猪养羊,养大了,他们就来买走。做了几天工作,13户人愿意参加。

  接着,徐军拟了一份倡议书:希望大家向岐山村贫困户订养畜禽产品,在帮助贫困户的同时,自己也可以吃到绿色食品。他同时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洋洋两千字,在微彭山、彭山同城生活圈、彭山在线等媒体发布,这几个网络媒体,订阅户将近20万。倡议书发布后,徐军很快就收到了32份订单。他跟这些购买者签订合同后,又向13户贫困户下单。

  几个月后,成果逐渐显现:订养的7头猪,已经有3头被杀走过年了;一头羊,2月4日杀了;144只土鸡,也已经被回购。

  上月,徐军例行到乡上进行每月述职:“到村工作半年,13户养殖户的土产品长势不错,订单养殖可行,切实提高了贫困户的收入……”

  但这只是徐军的试水。今年,他要玩更大的。目前,他已经跟一家电商公司签下合约,全年销售一千只土鸡,约定价格比同期市场价贵6—10元。同时,跟另一家公司签下包销米枣的协议。

  对话

  徐军:“我会带着他们脱贫”

  徐军37岁。这个男人总是笑呵呵的。这几天,见到人就拱起双手说新年快乐。5日下午,他一边填写考勤日志,一边跟华西都市报记者聊着天。

  华西都市报:对于村子的未来,你有什么计划?

  徐军:我在这里要待两年。现在才过半年,精准脱贫已经有了起色,未来嘛,你放心,我会带着他们都脱贫。

  华西都市报:你的朋友圈充斥着卖鸡的广告,朋友烦你吗?

  徐军:哈哈,我以前也烦那些微商。现在嘛,朋友都知道我是为了岐山村,不仅没人烦,同事们反而跟我订购了好多土鸡呢。

  华西都市报:怎样保证他们养的都是土鸡?

  徐军:一定要粮食喂养,把鸡赶上山去“运动”,这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我们经常给农户做思想工作,不定期到农户家,悄悄刨开食槽,查看是不是粮食。如果有一家喂了饲料,那岐山村土鸡的牌子就完了,我也没法向买鸡的人交代。

  彭山区委组织部部长周代军:

  “第一书记”的责任是脱贫攻坚

  去年4月,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做好选派机关优秀干部到村任第一书记工作的通知》,就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抓基层、推动基层建设全面进步全面过硬和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等重要指示精神,对选派机关优秀干部到村任第一书记工作作出安排。

  彭山区落实得怎么样?怎样落实?5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了彭山区委组织部部长周代军。

  华西都市报:“第一书记”都来自哪些地方呢?如何选拔?责任是什么?

  周代军:所有的“第一书记”,都来自于区级部门和乡镇单位。我们选择下派的,都是优秀的党员干部。他们的责任是侧重脱贫攻坚,村上书记原则上是日常工作。“第一书记”下到基层,要在一两年内找到村上稳定的经济收入来源。

  华西都市报:“第一书记”到村里,如何跟村支书配合工作?有矛盾吗?

  周代军:我们对“第一书记”,有两张清单:权力清单、责任清单。干事要有权,到村上,所有开支,需要“第一书记”签字,对村上班组成员组成,有建议权和考核评价权。他们配合都非常好。

  华西都市报:“第一书记”不合格怎么办?怎么考核?有没有退出机制?

  周代军:我们是有退出机制的。我们的规定总结起来,是12个字:日考勤,周记事、月汇报、年考核。每天要定时填写考勤,每周要记录这周的事情,每个月定时向乡党委汇报,每年进行指标考核,不合格就退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