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在哪里 法律援助就到哪里
www.gcdr.gov.cn  ( 2016-02-19 11:36:15 )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杨普  记者:庞莹 摄摄影 李向雨   

2月16日,在遂宁市大英县法律援助中心接待受理窗口,法律援助工作者(右一)为求助者受理诉求。

□本报记者 庞莹

猴年春节刚过,射洪农民蔡勇军就收拾行囊准备去新疆。这次远行有些沉重,不是为了打工,而是——继续讨薪。

1个多月前,在新疆和静县打工的蔡勇军和工友因被拖欠工资,向遂宁市驻乌鲁木齐法律援助工作站求助。年前,蔡勇军们讨回了120万元工资,仍有90万元被欠,法律援助工作站已帮助他们申请了劳动仲裁,等待年后办理。

目前,像蔡勇军这样常年在外的川籍务工人员有1100多万人。为维护川籍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我省鼓励300万以上人口市(州)和百万人口大县(市、区)建立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截至目前,遂宁、达州、合江等市、县,已分别在新疆、广东、昆明等地建立了19个较为成熟的驻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

成果

19个工作站两年提供服务2万余人次

“在外地,我不敢轻易相信人,找到老乡心里踏实。”当蔡勇军找到遂宁市驻乌鲁木齐法律援助工作站时,这是他说出的第一句话。

蔡勇军和80多位老乡一起,在新疆和静县达州华渝房地产开发公司工地务工。到2015年底,公司拖欠他们工资共计200多万元,公司法人代表也跑了。他们多次找到房地产公司和当地县政府信访、劳动监察部门协商,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遂宁市驻新疆乌鲁木齐法律援助工作站接到求助后,立即主动与当地政府和房地产公司联系、沟通、反复协商,终于与房地产公司达成解决方案:房地产公司以两套商品房冲抵拖欠蔡勇军等人120万元工资;对剩余的90多万元工资申请劳动仲裁。“虽然相关法律、法规明确了法律援助申请受理的属地原则,但对于许多省外务工人员来说,遇到困难时他们更愿意向家乡的法律援助机构求助。”省法律援助中心主任王晓林坦言。“外出务工人员大部分文化程度偏低,缺乏足够的法律意识,另一方面,由于身处异乡,他们对当地法律服务机构缺乏足够的了解,因此当自身权益受到侵害又得不到及时有效处理时,他们会感觉受到了很大伤害,个别人甚至采取非理性手段。”泸县司法局局长李生元认为,在川籍务工人员较为集中的地方建立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很有必要。

泸县总人口110万人,每年外出务工人员约45万人,其中大部分流向贵州、广东等地。目前,该县已在广东中山市建立了法律援助工作站。

据了解,派驻省外的法律援助工作站主要依托川籍在省外执业的律师、基层法律工作者及其执业机构,川籍省外商会、支乡联谊会等民间组织,政府驻省外办事机构、驻省外流动党组织等建立。工作站职责包括解答川籍务工人员的法律咨询、代写法律文书、帮助川籍务工人员向务工地法律援助机构提出法律援助申请等。

据不完全统计,两年来,先后建立的19个驻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共接待咨询逾2万人次,引导向当地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300多件,直接受理法律援助案件180余件。

现状

“空壳”“游摊”工作站依然存在

“听说家乡在我们这里建立了法律援助工作站,我找了很久才找到号码,打过去后对方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不能解答我的疑问。”采访中,在南京工作的川籍务工人员刘力反映。

记者调查发现,有些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依靠川籍人士在当地开办的企业建立。比如某县驻昆明法律援助工作站就是挂牌在一家建筑公司名下,还有一县驻南京站的联系人为该县籍的某房产公司销售经理。

像这样既没有法律援助工作人员,也没有专业律师的站点能否充分发挥作用?“建立省外工作站,有良好的依托十分重要。”泸县法律援助中心主任李静说,2014年初,泸县准备在本地务工人员较多的贵阳建一个工作站。司法局通过多方联系,找到了一位泸县籍在贵阳从事建筑行业的老板,“但是由于这位老板的办公地点常随工地改变,我们考虑再三还是推迟了在贵阳建站的打算。如果连最基本的办公地点都没有,这样的流动摊点怎么为务工人员服务?”

为了规范驻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的建立和服务,2014年8月,省司法厅出台了《关于建立健全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点)的指导意见》,要求每个工作站至少有两名专业法律援助律师或具有代理案件能力的法律援助工作者,人员可以由本市(县)派驻外地,也可以从当地的律师中选聘。

前不久,省法律援助中心对驻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进行抽查。“我们发现有的工作站缺乏专业力量支撑,别说法律援助,就连法律咨询的职责都承担不了。对于这样的站,我们建议取消或改变建站方式。”王晓林表示,驻省外的法律援助工作站一定要杜绝“空壳”“游摊”,实实在在服务川籍务工人员。

破题

“人手少、需求大”的难题须破解

“我们的职责范围不仅仅是中山市,而是整个广东省。”泸县驻中山市法律援助工作站负责人乔德琼坦言,“律师少、工作量大”是工作站面临的最大挑战。泸县常年在中山务工的超过10万人,大量的法律援助需求仅靠该站2名专职法律工作人员和1名专业律师很难完成。

事实上,法律援助律师资源短缺是我省各地驻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当前面临的普遍难题。“破解这一难题的根本在于驻省外法律援助工作站加强与驻地法律援助机构衔接,探索省外务工人员维权长效机制。”王晓林认为,岳中兰讨薪案就是一个积极例证。“七旬老人率一家九口郑州讨薪上百天仍无果,一家人一天仅花10元吃2顿饭……”春节前,新华社报道,广元市苍溪县岳中兰一家及在河南省郑州市同一工地务工的45名农民工遭遇讨薪艰难境况。获悉情况后,广元市司法局法律援助中心立即启动法律援助异地协作机制,协调郑州市惠济区法律援助中心尽快解决开发商对岳中兰等人的41万元欠薪问题。目前,郑州市惠济区法律援助中心律师已经介入案件的调查取证。

一些地方已经开始进行省外务工人员维权长效机制的探索。泸州市合江县驻贵阳法律援助工作站通过召开座谈会、进企业走访等形式,已经和千余名合江籍务工人员、农民工代表以及企业家建立起常年稳定的联系。凉山州与北京易和、英岛两家律师事务所建立合作机制,依托当地专业律师为农民工维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