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庐山人物:抗癌,抗灾 村支书袁超的震后三年
www.gcdr.gov.cn  ( 2016-04-21 09:54:19 )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陈明鸿    

4月13日,袁超查看新打造的2000多亩猕猴桃基地。

    4月14日,芦山下了些雨。大同村村委会外,花花草草像泼了油,空气干净得像洗过,一栋栋房子,俨然乡村别墅。

  村委会办公室里,袁超随意斜坐在椅子上,朝大门外发呆。这位55岁的村支书,看上去像60多岁,有着朱元璋一样的脸型,皮肤黝黑满脸皱纹、嘴角下垂着。

  70多岁的村民竹奇仁被老伴搀着,蹒跚走进大门,袁超老远就望见了。“你那个社保还没有办好?”语气急促干硬。“今天去了镇上社保所,又说不合适……”竹奇仁话没说完,就被袁超打断了:“讨厌!我来打电话!”

  竹奇仁朝门外走,向袁超道别。袁超鼻子“嗯”了一声,站起身子也朝外走,沉着脸目送竹奇仁坐上三轮车,转身回到座位上,拨通了镇社保所电话。挂了电话,又拨通了竹奇仁的电话:“你直接去,我给他们说好了!”

  随后,他骑上摩托驮着记者,突突突突地前往村上的果林,一声不吭。

  支书的算盘

  2018年,让村民年入过万

  村里的水泥路纵横交错,在乡村别墅间穿插,雨水冲刷后,干净得没有一点泥土。

  “书记,走哪里去?”“去看看果园!”撂下这句话,摩托突突突突地朝后山跑。一路上都有村民热情招呼。后山是一大片丘陵,密密麻麻栽满了树,上百亩连成一片。袁超停下摩托走进地里,紧绷着的脸上露出了笑容:“500亩猕猴桃已经成活,我们一共要种3000亩,到2018年,我们村民年收入要突破万元”。大同村一共2172人,712户,在地震之前,村民年收入只有7000多元。那时候,村民的主要收入,靠外出打工,以及种植水稻玉米小麦油菜。

  2014年底,农房建设基本结束,灾后重建进入新的规划,大同村村两委也开始着手村上的规划问题。

  这天,袁超召集开会。村两委成员挤满会议室。袁超率先发言,一贯地板着脸:“根据县乡扶植政策,县上提出要种猕猴桃、核桃和金丝楠木。大家看怎么办?”参会的人开始嘀嘀咕咕起来,有人说种核桃、有人说种楠木,也有人说种猕猴桃。

  袁超赞成种猕猴桃,可马上有人站起来:“土地不拿来种水稻,栽恁多猕猴桃,卖不出去咋办?吃得完?”袁超端起杯子,低头啜了一口茶,眼睛扫了一圈。放下杯子,慢悠悠地说起来:“我知道,上了年纪的人,看土地空着心疼,我理解。”他接着话锋一转,“芦山附近来了一家大型饮料厂,猕猴桃可以卖外边,也可以卖饮料厂,销路有保障,而且吃饭的问题,还有政府兜底。”接着,他开始算经济账……开完会,大家都支持袁超的想法。

  达成一致意见后,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开始流转土地,山地每年800元一亩,水田每年1200元一亩。随后,种苗运回来了,所有的空地,全都栽上了猕猴桃树。

  抉择的两难

  患癌症欲辞职,地震来了

  外边的人可能并不知道,这位不苟言笑的支书,其实是一位癌症病人。

  2011年初,袁超觉得吃饭有些哽,到医院检查,做了胃镜,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以为是烟酒太频繁惹出来的。拖了两三月,再次上雅安市医院,取了样本检验,确诊为食道癌!跑到成都肿瘤医院进行放疗化疗,化疗后,袁超就开始一直吃药。

  此前,袁超已经在大同村当了14年支部书记。十几年来,年轻支书成了老支书,患上癌症后,他跟乡干部沟通,还写了辞职信,说自己身体不好,不想干村支书了。

  乡上不让他辞职,袁超觉得为难。他又打算,等到了2013年11月就好了,因为这个时候换届,自己这时候提出辞职,人选也好找。

  于是,他每天仍然骑着那辆摩托,突突突突地来,突突突突地去,一边干着手头的工作,一边等11月的到来。四月,跟往年一样,他开始修补水利设施,准备春耕生产。

  这月20日上午8时,袁超骑着摩托,刚刚走进村委会围墙大门,突然地面一抖,接着剧烈摇动,摩托车倒了,村委会的围墙也瞬间倒塌,前边杨成禄的加工坊也垮了,远处,山上的石头乱滚,发出轰隆隆的声音,瞬间烟雾弥漫!

  地震来了。当天,袁超组织每个村民小组成立志愿队,在村里巡逻和宣传,不允许人住在危房里。21日中午,补给送进村子,袁超接收后,灾后安置基本平稳了。

  一周后,开始下雨了。袁超组织志愿者领头,让村民们从家里废墟找到米、腊肉、油,到安置点做饭吃。接下来的日子里,继续抓春耕生产,同时更要参与村民的灾后安置,哪个组有问题,他就到哪个组现场办公。

  每天都千头万绪,而癌症病情需要控制,平日里,老婆张锦蓉督促着他按时吃药。

  几个月后,重建开始了。省红十字会对口援建大同村,袁超要组织摸底。哪些要重建,哪些要进小区……都得有个明细表,落实到具体的人。重建中,房子质量问题、各种纠纷,让袁超的手机没有空过。他紧锁着眉头,不愿去详细讲述这些工作:“太复杂,太琐碎,太麻烦,扯不完!”

  11月,换届选举的时间到了,关于辞职的事,袁超终究没好意思说出口。

  幸福的新生

  大同村要打造乡村旅游

  2014年12月,村里举行分房仪式,站在现场,袁超松了一口长气。2015年,基础设施基本完成,袁超说,村里“房好、渠好、路好”。

  袁超介绍着大同村的发展蓝图:村里还有很多田地,他打算流转到一起,用来种植大棚菜。袁超分析很缜密:芦山县城离大同村只有5公里路,更近的地方,已经规划了,以后大同村可以成为县城的主要蔬菜供应基地,山上种水果,山下种大棚菜,搞股份合作制,做出规模效应。不仅如此,袁超还有更远的规划,从白虎鹰到灵鹫山的17公里路,今年将基本完工,这条路从村上经过,可以直接到邛崃、成都,山上还有两万多亩山林,可以发展林下养殖,果林周围要挖水塘,水塘可以养鱼,县城的人可以到这里来观光旅游。

  “灾后重建也是机遇,我们抓住了。”袁超端起茶,一改板着的面孔,低垂着眼皮,笑眯眯地吹了一口浮在面上的茶叶,“现在我们要抓住新的机遇,就是十三五规划。我正在积极跟乡上沟通。”

  袁超邀请华西都市报记者去他家。穿过一条村道,拐两道弯,就到了一栋三楼一底的漂亮房子。围墙里,兰花正在盛开,水池里的假山湿漉漉的,树下的鸟笼里,画眉叽叽喳喳地婉转叫着,一条黑狗迎上来,摇着尾巴。袁超一改在办公室紧绷着的脸,舒展开来,皱纹沟壑平了不少。老婆抱着孙子,从客厅出来,袁超伸开双手,把孙儿抱在怀里,对着娇嫩的脸庞亲了又亲。

  雨后的大同村,猕猴桃果苗正在滋滋滋滋地生长。袁超的想法,也在滋滋滋滋地成熟壮大。他现在每月固定工资是900元,“五险”是林业站在买,女儿出嫁,儿子在都江堰当公务员,衣食不愁,没有后顾之忧,因此,为大同村做事,成了他精神的依托,是他事业的全部。

  “我这些想法都要实现哦!你等两年来看嘛。”说完,袁超展开手掌,把抗癌的药拍进嘴里,喝了一口水,仰脖就猛地吞了下去。

  袁超

  芦山县清仁乡大同村支部书记

  “4·20”芦山强烈地震发生后,袁超虽然身患癌症,但依然奔波坚守在抗震救灾一线。灾后恢复重建启动以来,袁超又忙着指导村民修新房,建新家。为了能让大同村群众早日重建家园,这三年,袁超未曾有过丝毫懈怠。华西都市报记者苟明 摄影张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