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流水账透视援藏生活点滴——人生中最幸福辉煌的时光
www.gcdr.gov.cn  ( 2016-06-06 09:34:03 )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杨普  记者:罗向明  

  援建让德格县马尼干戈镇有了第一家幼儿园。本报记者 罗向明 摄

  成都市武侯区援建队员到白玉县河坡乡送卫生下乡。 本报记者 陈碧红 摄

  成都高新区援建的无公害蔬菜基地里蔬菜长势喜人。 本报记者 罗向明 摄

  “感恩两年援藏生活!”进入6月后,第三批援藏干部的援藏时间就要接近尾声了,成都高新区援藏女老师李新红在自己的小结中落下感慨。

  两年时间里,援藏队员们的生活是什么样?

  记者在甘孜州德格县采访期间,走近成都高新区援建德格的老师和医生们,感受援藏队员们的生活点滴。

  □本报记者 罗向明

  一根磨得光滑的扁担

  这是一幢位于德格县城边缘,一个单元有4套房间的小楼,高新区第三批援建德格的5名老师和5名医生,就集中居住在5楼和6楼。

  楼梯很窄,快步爬上5楼,感觉有点气喘。

  下午6点过,老师们都从各自的学校回到了宿舍,宿舍门都开着。听说有记者过来,几位老师正在张罗着要多弄两个菜。

  参观每个房间,首先映入眼帘的都是一大堆容量约5立方分米的饮用水瓶。尤其是谭海军和张云老师住的房间里,从进门到厨房,地上、台上、柜子上全是空水瓶,旁边还摆放着一根扁担,摸上去很光滑。“我们用水基本靠挑。”见记者有些疑惑,谭海军操起扁担,熟练地两边各挂上三个空水瓶,担在肩上演示。

  由于宿舍在县城尾部,自来水常常供应不上来,因此用水需要到院子里的取水点去挑。“平时洗漱、做饭、烧菜还将就用,最恼火的是洗澡。”谭海军说,队员们通常邀约着一起到县城里其他援藏干部宿舍去洗。

  虽然有些不方便,但队员们觉得别有一番“苦中作乐”的趣味。“经常在等待洗澡的时候交流一些各自遇到的好耍事情,欢声笑语不断。”

  一份细细的生活流水账

  在李新红老师的宿舍里,一张简易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几道菜:拌黄瓜、炒苦瓜、青椒肉片、四季豆、炒土豆丝。

  李俊老师正在厨房里炒制今天晚上最“硬”的一道菜——排骨烧土豆木耳。袁新平老师在旁边打下手,帮忙洗菜。“今天这个自来水太给力了,居然没有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门口墙上贴着的一份“生活明细账目表”引起记者的注意。“这是我们用来记每天生活流水账的。”李新红老师介绍说。表上依次列着时间、内容、金额、经办人、备注5栏,隔一段时间,就结算一次。表格已经填了14页,除了半页打印的外,其余全是手写。

  随便翻开一页,记录显示:2015年5月20日这天,买了肉、胡萝卜、土豆、芹菜,共花了100元,经办人是李新红。“这份流水账我们准备好好保管,它见证了我们在德格两年的生活。”李新红说,援藏两年,大家每天基本上是“两点一线”,下了班谁先回来就买菜,然后一起做饭做菜,完了在宿舍里下棋、听音乐等。

  李新红刚毕业时便到新疆当了一年西部志愿者,高新区选拔援藏干部时,她又瞒着父母报了名。为此父母埋怨了她好久,说她不好好在成都谈恋爱结婚,非要跑那么远。

  为了让大家吃好早餐,她摸索着自己和面做馒头,两年下来,大家还送给她一个外号:“馒头西施”。

  一群生死之交的好伙伴

  李俊老师的菜上了桌,每人倒上了一杯饮料。“大家举起杯先等一下。”黄慰赶紧拿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发到工作队的微信群上,想“让其他没有来的队员也分享下。”

  群名很特别——生死之交。

  黄慰解释说,在高原上这两年,几乎每个队员都经历过危险。

  苏刚医生两年间为转送危急病人,至少翻越雀儿山50次以上。最危险的一次,错车时一辆货车打滑倒退,差点将救护车挤下悬崖,“当时距离死神只有5厘米。”

  张云老师连续在高海拔学校高强度工作,严重高反,出现剧烈头痛等症状,送进医院后经过简单处理又重返岗位。

  黄慰和领队洪敬涛3月份到海拔4000多米龚垭康公村调研扶贫,汽车只能到山脚,两人冒着-7℃的低温,搭着一个摩托车进村,摩托车在半山摔倒,滑到山边。两人爬起来在路边休息了一阵,压压惊,继续前行。

  几乎每个队员都有讲不完的故事,但在桌子上,大家只谈来德格的收获,看德格的变化。

  只有在谈到家和亲人时,才流露出些许遗憾。遗憾不能照顾生病的父母,遗憾不能陪伴年幼的孩子成长,遗憾不能守护在怀孕妻子身边。

  但正如陈中刚医生在自己的小结中这样写道:援藏两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最有价值、最辉煌的时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