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火,燃烧在希望的田野上——记岳池县顾县镇马家村党支部书记张秀代(图)
www.gcdr.gov.cn  ( 2016-08-30 17:26:47 )  来源:广安在线
编辑:陈明鸿    

  发展村民经济:鼓起村民钱袋子

  “产业兴、农村兴。”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选好产业,不是计划经济、不是指令摊派,百姓愿干的支持,不愿干的拉倒。”张秀代这样的认识来源于深刻的教训。

  上世纪90年代,按照上级指示在马家村推广种植洋芋,结果亏了,村民一气之下挖了根,把剩下的洋芋喂了猪。

  马家村要拓展增收产业,张秀代提出要发展“村民经济”,种什么由市场导向、专家论证,村民自愿决定。

  为了摸准市场行情,张秀代一遍又一遍往重庆、广安、前锋跑,哪个地区什么季节农产品需求量大,价格高,他搞得一清二楚。

  市里县里的农技专家到村上,张秀代自己花钱买肉办招待,拉着他们到地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土壤标本带回后,隔三差五打电话问情况。

  开群众大会,村民有意见就讨论,有争议就辩论,最终马家村选定莲藕、藤椒、血橙三大种植业和养鸡业。

  “农民经济底子薄、劳动力少、生产技术掌握程度低。”张秀代意识到选好产业,没有业主,靠农民自己小打小闹,不行。

  张秀代又是广发英雄帖,又是三顾茅庐,总算请来重庆籍业主郑东。为了不让郑东在考察过中走马观花,从郑东来村里的第一天起,张秀代就把他的吃住安顿在自己家里。

  被张秀代诚意感动的郑东正准备大干一场,走起来就被部分村民泼了一盆冷水,村民舍不得把土地流转出来。

  “群众的理由很简单,一是种不惯,二是算不过账。”马家村“第一书记”周莉莉总结道。

  村民张军海更是将自己算的账摆到台面上来:“全家4亩地,种粮食一年好歹能卖个4000多块钱,现在一亩流转出去租金才500块钱,亏了好大一截。”

  对于这种事,张秀代不和他们讲大道理,而是各算各的账:“一亩地产千把斤粮食,除去肥料、农药、种子、人工,到头来最多落五六百元。流转出去是稳定的500元钱收入,算下来基本持平。土地流转出去后把人工空出来,随时可以到业主那里打工,打一天挣一天的钱,稳赚不赔。”

  张军海将信将疑把土地流转出去,不久,夫妻二人都被业主请去。一个月下来,两口子工钱挣了3000多。看到张军海两口子挣到了钱,一些还在观望的村民纷纷把土地流转出来。如今,马家村已流转土地560亩,莲藕丰收在即。

  发展产业,张秀代不仅让村里的地里有,还要让村民家的圈里也有。“借扶贫鸡下扶贫蛋”——一种全新的养鸡模式诞生。

  村上成立养殖公司,将进入产蛋期的蛋鸡借给贫困户养殖,将饲料赊给他们,在养殖过程中,若蛋鸡意外死亡,损失由贫困户和公司共担;遭遇瘟疫大面积死亡,损失则由公司承担,所有蛋鸡公司再按照统一价回收。

  如今,失去左手手掌的贫困户张杨,家里养了1500只鸡,这么多年来,他终于靠养鸡成了家里名副其实的顶梁柱,单靠这项收入,就能养活三个孩子和年迈的母亲。同时,全村40多户贫困户都加入了“借鸡下蛋”的行列,短期内,收入可达4万元。

  生命的燃烧:他就像一团火焰,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是哪个时候发现身体有问题的?

  龙春华哽咽地说:“2012年初就经常吐血,一直拖起不治。”

  当时张秀代开会讲话时间一长,嘴角鲜血直冒,咳嗽咳出的都是血。

  村干部、妻子好劝歹劝,他跑到顾县镇卫生院开了几天止咳药。儿子、儿媳实在看不下去,背着他到南充川北医学院挂了号,一检查,是肺脓肿,需要住院治疗。

  医生再三告诫:“注意休息,不要过度疲劳,否者极易转为肺癌。”

  但脱贫攻坚工作一启动,张秀代早把医嘱抛到“九霄云外”,事无巨细他都亲自过问、亲自干。

  为把通村公路、便民路、断头路修好,大热的天他自己拿一把卷尺去量去印,硬是用一个月时间把七公里的路量完,哪家哪户家门口的路要修多宽多长他都清清楚楚。

  在烈日下,张秀代吸一口气,就像刀片一样刮着胸口痛,一顿饭连一碗白米稀饭都喝不完,整夜整夜地失眠。

  “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到医院检查下。”村上的人见张秀代越来越瘦好心劝他。

  他总是摇头说,等把事情忙完就去。

  忙,是现实,更是张秀代给自己下达的最后战斗命令。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经常性吐血,他潜意识里感到自己时日无多,好多事情要抓紧办。

  修堰塘,修马家村特色文化休闲馆,他拉着张勇没日没夜地干,村委会办公室的那盏灯经常到凌晨一两点才熄。扫尾工作没做完的,他都记在本子上交给张勇,再三叮嘱他马虎不得。

  7月19日,张秀代昏倒在床,正准备前往医院,村妇女主任蒲天芝一个电话打来:“养鸡场马上要运来3000只鸡,谁去收?”

  张秀代放下电话,拉上妻子龙春华,和蒲天芝一道守在养鸡场门口,来一只检查一只,硬是挑出了100多只弱小病鸡给退了回去。

  前前后后又忙了三天才来到岳池县医院,一检查,肺癌晚期,癌细胞全身扩散。

  龙春华心都碎了,张秀代平静地说:“我要先走一步了,你帮我看着村里的发展,每年告诉我一声。”

  输了三天液,张秀代对前来看望的的村主任张方武说,后天下午村里组织研究一下统一流转土地的办法,我要来参会。

  7月29日那天下午,张秀代急急忙忙地出了院,准时出现在会场。办法制定好了,来年土地集中起来,本钱有了,租个好价钱,村集体、村民的收入又有了保障。

  8月13日,张秀代从广安市人民医院出院后,最后一次参加村里的会议。此时的他已不能讲话,连凳子坐久了都成问题。天擦黑,村干部把他扶回家中,一路上他不停地回头。

  天越来越黑,但他感觉前面的道路越来越明亮;病势越来越沉,但他感觉自己的身心越来越愉悦;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但他感觉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

  这个时候,他也许会想起,他说,他是个军人,特别爱战斗,带领马家村村民脱贫奔小康是他一生最精彩的一场战斗。

  他也许会想起,他说,他想做一颗种子,埋藏在马家村的土壤里生根发芽,今生来世永远和这片土地在一起。

  但无论此时,还是将来,人们会说,他就像是点亮希望、燃烧自己的一团生命之火,他的精神在追求中闪耀、在奋发中不息,他的生命之火,永不熄灭。

  后记:

  8月26日下午六时,张秀代走了,永远离开了那片他深爱的土地。

  这是意料中的结局,也是最不愿看到的结局。

  那天,马家村下了一场久违的秋雨。天空在哭泣,池塘的荷叶迎风摇曳,在和他挥手道别。成群结队的村民抽泣着排起长龙,送他最后一程。

  张秀代有遗憾吗?有,太多太多。他没有看到马家村脱贫摘帽的那天,他没有完成和妻子携手到老的诺言,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张宗成乔迁新居的喜酒。

  张秀代有遗憾吗?没有,什么都没有。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这片土地,正阔步前行在脱贫奔小康的康庄大道上,全体村民必将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事业后继有人,愿景指日可待。

  我们无法想象,一个癌症晚期病人,要忍受多么巨大的精神压力、身体痛楚,夜以继日地战斗在工作一线。

  但我们知道,一名共产党员的为民情怀,奉献精神,责任与担当,他作出了最好的诠释。

  人已逝,精神长存!“张书记,一路走好”,这是马家村村民,也是我们共同的心声!(岳池记者站 孙维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