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全英:刘胡兰式女英雄
www.gcdr.gov.cn  ( 2016-07-13 16:50:08 )  来源:南充日报
编辑:杨普  记者:周晓琪  

赵全英是中国共产党优秀的女党员之一。1915年,她出生于南充县西区的金宝乡石马垭赵家沟。从小性格倔强的她看到同龄的男孩子背书包上学,就心生羡慕,但在当时重男轻女的社会,赵全英想读书的想法几乎是奢望,但赵全英不肯就此放弃,一年又一年,她老是向父母提起自己有多么希望读书,终于,她的决心打动了朴实而善良的父亲,最终,父亲将她送到赵家祠堂去读书了。

1932年初,中共南充中心县委决定以西区七宝寺高级小学为据点,将西区建成为共产党的根据地。为此,决定在七宝寺小学招收女生班,从中发现和培养党的妇女干部。早已盼望能到这西区享有盛名的学校读书的赵全英听到消息,心想一定要得到这次机会,回家后,赵全英又同父母软磨硬缠,终于取得父母同意去报名。1932年4月的一个夜晚,在学校操场被训育主任何朴村、教师罗天照遇见,他们见赵全英剪着当时最新式的短发,明亮的大眼睛,丰满的脸庞,匀称的身材,显得朝气蓬勃,就问她:“你为什么来读书?”全英自豪地回答:“我们女的,也应有所作为。”他们认为赵全英有进步思想倾向,就经常有意识地接触和教育她,并介绍其加入了共产党,负责西区的青年妇女工作。

当时,本地代军阀当局向农民征米收税的人,人们把他们叫“二领班”。这些二领班,让农民民不聊生,他们收米季节,大压粮价,大量收购后,在荒月头上又高价卖给农民,从中盘剥。如果有谁欠着不交,他们就利滚利、跟头利翻几番。到年关时,还勾结团总将交不起钱的农民抓到乡公所任意吊打,一直到家里人倾家荡产把钱交去才肯放人。赵全英为替百姓出气,带领妇女们,以向金宝乡的“二领班”周子华要买肉的钱为由,将周子华痛打了一顿,以解人们心头之恨。

1933年春,南充中心县委根据省委在西区建立农民武装,开展游击战,配合红四方面军粉碎四川军阀对通南巴川陕革命根据地围攻的指示,成立西区游击队。赵全英说服了母亲,让中心县委的领导常住在她家里,指挥斗争。在这一时期,赵全英白天照常上课,放学后立即回家写标语。晚上,她带领妇女们在夜色掩护下,在山垭口或大路旁贴出“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等标语。逢场天,她又和姐妹们装扮成赶场的样子,趁人多拥挤时散发宣传革命的传单。当她得知西区游击队要在一个晚上将敌人的哨棚全部烧毁时,主动请求参加,带领身强力壮的妇女们扮成女鬼吓走守哨棚的敌人。圆满地完成了游击队交给她的任务,使游击队的预期计划得以实行,有力地打击了敌人。当游击队去提大悲寺警察分队的枪时,赵全英又率领石马垭的妇女们,自告奋勇地担当起监视敌情的任务。当赵全英得知其同学、共产党员任秀全(后脱党)被捕关在中和乡民团办事处的情报时,为了营救任秀全和保护党组织,她和游击队员连夜奔走几十里山路赶到中和乡,救出任秀全并为她化装,将其送到旋东湾隐蔽起来。不久,全英和游击队员又在一个夜晚将龙泉乡地主何靖廷和何肯成家的粮仓打开,把粮食分给穷苦农民。

赵全英的革命活动,引起了当地团首赵吉安和他儿子赵模的注意。1933年6月,在杨森对西区实行反革命围剿时,赵全英被捕。赵吉安父子和匪徒们把她吊在树上,轮番抽打,要她说出哪些人是共产党。全英咬牙忍受了极度痛苦,一声不哼。敌人又把她母亲绑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上,对她进行威胁。赵全英劝其母亲要坚强,为了更多的共产党员,牺牲也在所不惜,敌人一无所获,只好将她押到南充关入大南门监狱。

在狱中,被人们称为易屠夫的南充县伪县长易维精亲自审问赵全英,妄图从她口中得到共产党及游击队的情况。任匪徒们把她打得皮开肉绽,仍未得到半点情况。

易维精恼羞成怒,令匪徒们把全英按倒,往鼻孔里灌辣子水。全英被呛得肺如火烧,呼吸困难,仍不说一句话。敌人不甘失败,又卑鄙地令匪徒用猪鬃捅全英的乳头,全英忍着钻心的剧痛和丧尽天良的凌辱,直到昏死过去,也没有招供。敌人黔驴技穷,只好判处她死刑。

1933年6月17日,赵全英和9名战友一起,被敌人押往西桥河刑场。她们一出监狱就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政府万岁”等口号。在处决前,国民党军队一姓张的营长,见十几岁的赵全英年轻漂亮,想娶她为“小”,以荣华富贵诱其叛党,遭赵全英一顿痛骂,毫不动摇。当敌人在刑场上将枪口对着全英时,她怒视着易维精高喊:“二十年后,姑娘又是一青年。”赵全英和9名战友的鲜血洒在西桥河畔,牺牲时年仅18岁。

赵全英为祖国和人民奉献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是一名优秀的女共产党员,她宁死不屈的精神让人肃然起敬,她是我们南充的刘胡兰式的英雄,永远值得我们敬仰和怀念,市委党史研究室宣教科科长姜华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