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高调示穷为哪般
www.gcdr.gov.cn  ( 2016-02-26 10:27:00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编辑:杨普    

  春节刚过,人们在网上开启了新一轮的“晒”模式,晒奖品、比土豪、拼奇葩,不管是炫富还是晒穷,总能引发众多网友的围观,收获无数欢乐。这对于普通人而言唾手可得的快乐,而对于一些官员来说,却显得有些遥不可及。

  近年来,无论是晒房产,还是晒收入,只要是官员发牢骚说自己收入低、生活困难的,难免会被冠以“哭穷”的字眼,引发公众的口诛笔伐。尤其是曾经高调哭穷的官员落马之后,那些之前他们力证清廉的种种说辞更会被反复提及,充斥着浓浓的反讽意味。虽然这些官员是少数,但对干部队伍的整体形象造成的伤害却十分巨大。探究这些贪官一边哭穷一边敛财的两面人生,对于加强和改进干部队伍监督,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贪官示穷 作秀成分居多

  哭穷,在人们的印象中,往往会与弱者联系起来。所以当有人哭穷时,人们常常会报以同情,送上关心。

  然而有一种观点却认为,真正的穷人,因为穷,似乎已经习惯了,反倒不怎么哭穷了;而那些经常哭穷的,往往并非真正的穷人,至少还没有到该哭的地步。

  在一些贪官身上,这番论述无疑是相当有说服力的。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原副司长周望军一直抱怨工资太低,自诩是“穷人”,依据便是以自己的工资收入,只能抽60元一包的香烟。

  官员示穷,无非是想在群众心中树立一个清廉正直的形象,似乎穷与清廉是成正比的,越是穷,越能体现自己的清廉。但事实或许并非如此。

  广东省广州市原市长万庆良在谈到高房价和幸福的话题时曾表示,自己工作了20多年,还没买房,住的是市政府的宿舍,130平方米,除了政府的补贴外,每月自己要再交600元房租。

  只可惜,他这一番“诚挚”之言,换来的并不是掌声,反倒引发舆论的一片哗然。

  原来其租住的珠江帝景是位于广州市中心的豪宅,早在2011年时,该楼盘的单价即在每平方米4万元以上,每月租金则在4000元以上。万庆良也因此在网络上被调侃称为“六百帝”。

  除了晒工资、晒房产示穷这些惯用的伎俩外,装穷也是一些贪官的惯用手法。

  江苏省镇江市民防局原局长朱冬生就是其中的典型,他一方面大肆受贿,另一方面又在生活中极端节俭,为了省汽油钱,他坐公交车下乡买豆腐,平时穿着也不讲究,都是掉色破损的旧衣裳。

  有媒体表示,官员哭穷、装穷无论如何都难逃作秀之嫌。清廉之人,不需要通过这样的噱头来表明自己的现状,而贪腐之人,也不可能通过哭诉来赚得清廉之名。

  曾经示穷的官员纷纷落马,同样警示了那些有志哭穷的官员,在民众面前树立一个好形象不在于哭穷、装穷,更在于他们为百姓做了多少实事,多少好事。官场不是演艺圈,没必要演戏,要的是实实在在了解群众的所思所想所急所忧,将群众工作做实做细做深做透!

  高调示穷与低调敛财源于监督乏力

  2015年底落马的常小兵,曾自称税后薪水仅为“每月8000元”,如若不是媒体依据上市公司的年报发现其年薪为107.5万元,还真有不少人会很天真地相信。

  网络时代没有秘密可言,虽然已成为人们的共识,但对于官员的工资收入和财产状况等信息,社会监督的力量仍然难以触及。

  比如官员的工资构成、制定的依据是什么?一直以来,相关部门对此语焉不详。公众也只好雾里看花、莫衷一是。甚至,当某些官员因豪奢消费受到广泛质疑后,其工资收入依然不予公开。

  三峡大学学生刘艳峰曾经实名申请公开人送外号“表哥”的陕西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原局长杨达才的工资信息,得到的回复却是“杨达才的工资不属于财政厅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而这恰恰是一些贪官敢于高调示穷的底气所在。

  专家表示,官员工资的发放情况涉及政府行政成本、工作效率等方方面面,与公民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为由不予公开,显然有些牵强。

  上报个人有关事项制度执行不力,也是一些贪官有恃无恐哭穷的原因。

  2010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的规定》,并下发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各单位认真贯彻执行。但在一段时期内,这一规定的执行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凡不如实填报或隐瞒不报的,一律不得提拔任用、不列入后备干部名单”。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一局面得到极大改观,从中央到地方,不少拟提拔干部因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被暂缓或取消提拔资格。

  治理“两面人”需多重发力

  以穷示弱的贪腐官员出现,充分说明了反腐败斗争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斗争越深入,腐败者越会花样翻新、伪装巧饰。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平时衣着简朴,经常骑一辆旧自行车上班,丝毫看不出家藏万贯,然而从其家中搜出的现金,在清点过程中却足足动用16台点钞机,甚至烧坏了其中4台。

  北京市委党校教授姚桓表示,随着正风肃纪力度的加大,贪腐官员正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危险。他们为保护自己和继续非法攫取更多的财富,只能寄希望于更巧妙的伪装。

  如何识破其伪装面目,打击其侥幸心理?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伟建议,一方面要加大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的执行力度,并不断加大抽查核实力度,使贪腐官员过不了“组织关”;另一方面要广泛发动群众,构建监管的“天罗地网”,使贪腐官员过不了“群众关”。宋伟表示,这对于清除“两面”官员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针对性。

  据媒体报道,2015年,全国共抽查副处级以上干部43.92万人。其中,因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等问题被取消提拔资格的3900多人,受调离岗位、改任非领导职务、免职、降职等处理的124人,因抽查核实发现问题受到党纪政纪处分的160人。

  加强党内监督是中央纪委六次全会突出强调的问题。在部署全年工作任务时,王岐山书记指出,要抓住“关键少数”,紧紧围绕对党忠诚、履行管党治党政治责任、遵守党的纪律,加强对党员领导干部尤其是高级领导干部的监督。

  传递的信号十分明确,就是要求各级官员务必襟怀坦白,言行一致,心存敬畏,手握戒尺,对党忠诚老实,做到台上台下一种表现,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越界、越轨。否则,后果真的很严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