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长书记该不该开微店:政府直接撸袖子上阵不免“坏规矩”
www.gcdr.gov.cn  ( 2016-03-02 09:05:19 )  来源:中国青年网
编辑:陈明鸿    

  “唐文忠的小店”可能是史上最短命的电商了。上线仅仅两个月,它的名字就消失在成千上万的卖家中。导致它消失的并非是惨淡的人气,事实上恰恰相反,是汹涌的舆论淹没了它。

  唐文忠的名片上写着吉林省敦化市市委书记的头衔,这位“一把手”在用电商加速推广当地特产时,索性把自己变成一张名片——用本名注册微店,在微信朋友圈卖力吆喝。

  从销量上看,唐文忠很可能发展成为一名当红的微商:小店开张不到一个月,他已经有28个分销商,又发展了80多个3级分销商。

  在网络上,有人认为唐文忠“蛮拼的”,积极适应互联网经济时代的需求,让农民看到市委书记为其宣传代言的真心;有人质疑他作秀和炒作,认为一个堂堂市委书记,亲自开一家微店,有不务正业之嫌;也有人觉得,这种拿市委书记的“名片”为农副产品“背书”的行为,在市场经济环境下本身就是一种权力的越界。

  如今,“唐文忠的小店”已经在沸沸扬扬中关闭。舆论的冷水泼在发展电商的热情上,浇灭了这个“过火”的官员微店。

  宣传

  “唐文忠的小店”背景图是敦化市的地图和山水,全部商品数量“75”的数字旁,硕大的广告文案写着“品长白美食,享健康人生”,字体符合一种上了年岁的审美。

  对于1962年出生的唐文忠来说,微信是一种新奇的玩意儿,“秘书帮我弄的,开始我就用真名,结果要加我的太多了,加不过来,我就跟秘书说换个名吧”。他此前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说。直到现在,唐文忠的朋友圈只发了两条,一条是“唐文忠的小店”,另一条是大德敦化人人店的操作规程。

  “一开始用真名,就是想通过我这个市委书记的影响力来带领全市干部和群众投入到电商产业发展中来,在全市掀起电子商务的热潮。”唐文忠想通过市委书记的身份告诉大家:“我们的产品是有官方品质保证的,是可以信赖的。”

  “我儿子三十岁了,我都当爷爷了,家人都非常支持我,我儿子说‘爸,你挺厉害’,我爱人、我儿子都转发了我的小店,成为我的分销商了。一个乡镇的书记成为我的分销商后发展了37个三级分销商。”庆幸自己赶上了潮流的唐文忠此前对网络世界知之甚少,甚至不懂“菜鸟”的含义。

  但他发展电商的雄心壮志像中关村大街上的创业者一样勃发。在他构想的版图里,不但要把敦化产品都卖出去,还要让敦化成为延边地区乃至吉林省、东北地区的商品集散地和物流基地。他甚至想要打造一个电子商务强市,打造东北第一个淘宝村……

  为此,这个在法院系统工作过24年的市委书记,上任不到一年,就将阿里巴巴的农村淘宝项目引进敦化;政府出资1000万元成立敦化电子商务公司;去年的“双11”,敦化市青钩子乡老屯村作为东北地区唯一一个上榜者,位居农村淘宝十大土豪榜第十名。

  1000多公里外的陕西省咸阳市,有8个县的县长与唐文忠不谋而合。这个盛产苹果的地区同时迎来了产量的丰收和农民的伤心。因为增产,去年的苹果收购价格普遍比前年每斤低1元,下跌超过3成。咸阳市果业办召集了几次会议商量对策,最终决定用“县长卖苹果”的形式扩大宣传。

  在新闻发布会上,8个县的县长整齐待发、信心满满。穿西装打领带的长武县长温志刚站在自家的展台前,托着一盘饱满的红苹果,面对镜头,一口咬了下去。

  “长武一家微店仅圣诞节就卖出去了1万单苹果。”温志刚说,在圣诞节,一个盒子装两个苹果,能卖到12元。

  电商带来的经济收入如同苹果一样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原来电子商务在我心目中没当回事,因为它的额度不计入地方政府的统计数据,也没有其他税收,对地方财政也没什么支持。”转变发生在去年3月,唐文忠来到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在一个盛产山核桃的小村子里突然得到了启示。

  在村子里,原本发愁出路的农产品,通过电商一年能卖出1.6个亿,村民都很富。

  《吉林日报》的记者曾提到那次考察:“电商‘后市场’是我省的一块处女地。如果我们自己不去主动开垦、耕耘,那么早晚将被他人攻城略地,占得先机,届时我们悔之晚矣。”

  去年7月,财政部、商务部公布了2015年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工作的200个示范县名单,中央财政计划安排20亿专项资金进行对口扶持,发展当地农村电子商务。敦化市在名单之列。

  如今,为县长们提供培训的淘宝大学研修班“1年人数超过3年预期”,对电商充满热情的县长们“想走后门插队”挤进去。在为期4天、由30~40人组成的研修班里,项目负责人何兵权常常看到的一幅景象是,一群50后、60后领导坐在台下,听一群年轻人讲解互联网行业最新的动态和潮流,一页一页地记笔记。

  质疑

  看到县长火急火燎开微店的新闻,一位网友冷冷地奚落:县长卖苹果跟卖红薯有什么区别?

  “政府啥时候能学会不再卷起袖子赤膊上阵搞经济就好了。”“奉劝县长还是把精力放在工作上,即使想为土特产宣传,方法也绝不止开微店一个!”一面是县长们风风火火争开网店,一面是很多网友的冷眼相看。舆论的高压水枪,滋在县长们着了火似的热情上。

  如今在微信上搜索“唐文忠的小店”,将会自动链接到账号主体为敦化市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大德敦化”。唐文忠的秘书此前表示,“是因为网上炒作得太厉害了,对领导本人或者敦化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负面影响,为了减少这些影响就把它关了。”

  这是第一个葬身于舆论的官员微店。

  有人撰写了长篇评论:若仅从官员帮助老百姓卖土特产的角度来看,唐文忠算不上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之前早就有过宣传部长、副市长等各级官员帮助老百姓大卖滞销农产品,且都获得一片赞声。“显然,对于官员为当地推广土特产的做法大家不仅不反感,而且是比较认可的。”

  那么,同样是帮助老百姓推销土特产品,为何唐文忠遭到了质疑?“很明显,问题就出在怎么‘帮’卖上,以前那些获赞的官员,只是充当了一个中间人的角色,也就是说只管牵线,不管拿钱。”而此次唐文忠是用自己个人的微信开通了电子商务店,虽说具体运营归电子商务公司,本人一概不管,但毕竟是从他的店里卖出的,卖出的钱名义上归他,“这就让人有了想象的空间。”

  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察部主管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在年初发表文章表示:党政机关干部和公务员在淘宝开网店、做微商,是“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违反了党纪和公务员法,将面临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开除党籍等风险。

  有人担心县长会因为开微店这个“芝麻”,而丢了全县统筹发展的那个“西瓜”。县长的工作很多,亲自开一家微店,有不务正业之嫌。

  温志刚坦言,“县长的工作千头万绪。”他90%以上的精力要用来招商引资和项目建设。

  “政府的手伸得过长了。”更多的质疑聚焦在政府与市场的界线。有评论认为微商作为一种新兴的商业模式,能在市场竞争中走多远,取决于自身的产品质量和产业发育成熟度。政府此刻应该做的事情是充当好服务者,而不是经营上的示范者。

  温志刚并不清楚这个以自己的名义开设的微店如何办手续、需要哪些流程,微店的运营不需经过他的手,而是由当地民营企业长武红果天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承接。事实上,温志刚朋友圈的微店链接,跳转之后的页面就是这家电商与京东合作的长武特产馆。

  县长的代言显然为这家电商带来了流量,半个月就卖出去200多箱苹果。在选择帮谁、不帮谁的问题上,温志刚说,他挑了当地电商方面做得最大的企业。而在整个长武县,有140家小电商同样在等待着订单的来临。

  界线

  公权力与市场的那条界线,在一热一冷的反应中,不断拉扯。

  “对这件事最根本的质疑是,掌握公权力的人在网上卖东西是缺乏规则意识的。”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竹立家说,政府当然可以推荐本地的特产、搭建平台,但直接撸起袖子上阵,不免“坏了规矩”。

  他希望那根线能缩回政府手中,但总有人一把又把它拽走。在最近的热门新闻里,某县规定辖区内的所有城乡居民 “二婚不准操办酒席”;甚至有的地方对饭桌上的菜下手,“馒头必须是圆的”,“鸡丝、鸡片应选取饲龄1年左右的公鸡肉”……

  在竹立家看来,政府应该管理的是馒头是否掺和钛白粉,鸡饲料有没有非法添加剂,开网店也是如此,“引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可以为管辖区的发展创造条件。比如为居民网上建立商店提供便利、搭建网络,而不是亲自去开网店”。

  在淘宝大学的研修班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县长们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发展电商如何调动当地企业的积极性,“总不能政府一头热,跳进去自己办企业吧?”何兵权说。

  他提起一个印象深刻的例子,那是在电商之风尚未普及的2013年,宁波市鄞州区的传统企业老板们一窝蜂报名了淘宝大学的总裁班。这背后是由当地政府掏钱的免费培训,但如果老板们考核不达标,或是迟到早退,学费就得自掏腰包。“政府在这个过程中起到有效的督促作用。”

  另外一种引导手段是树标杆。例如甘肃陇南市把电子商务作为四个发展战略中的一个,唤醒企业,增加这个产业在经济发展中的比例。“春江水暖鸭先知,在一线城市,企业应该更早嗅到时代变化的讯息,而在欠发达的地区,政府反过来需要激活企业。但政府和企业的角色不能错位。”

  事实上,在20亿专项扶持基金的行动计划中,已经写清楚了官员开微店的那只“手”应该干什么事情。它包含完善县、乡、村三级物流配送体系,支持县域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和村级电子商务服务站的建设改造,以发展农村电子商务为目的的农产品及农村特色产品的品牌培育和质量保障体系建设,以及农产品的标准化、分级包装、初加工配送等设施的建设。

  竹立家建议,剩下的,就交给“看不见的手”吧。

  1776年,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提出一只“看不见的手”,成为著名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他说,“女王陛下,请您不要干预经济,回家去吧!国家只做一个守夜人。”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弗逊也说:“如果联邦政府指导我们何时播种,何时收割,那么我们将很快没有面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