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视“回头看”:对整改不力的 抓住典型严肃问责
www.gcdr.gov.cn  ( 2016-03-15 10:55:52 )  来源:中国青年网
编辑:陈明鸿    

全国两会召开以来,中央第九轮巡视组成员,已经进驻各被巡视单位、省份十几天。

这是中共十八大以来的第九轮巡视。由于被巡视对象除了32家单位党组织,还有辽宁、安徽、山东、湖南等4个此前已巡视过的省份,因而此番巡视备受瞩目,被称为“回头看”。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党校教授王长江看来,“回头看”颇有意义。他说,巡视是一种自上而下的监督,不是权力配制过程中的横向监督,因此是流动的,“否则的话,有的地方就会觉得,你巡视了,我就收敛一下,你走了,我又我行我素”。

这与中央纪委秘书长、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成员杨晓超的看法相近。在近日举行的中央第九轮巡视工作动员部署会上,他说,对省区市开展“回头看”,是十八大以来巡视组织制度和方式方法的又一重要创新。

他特别提出,要紧盯上轮巡视整改落实情况,把追责作为“回头看”的落脚点,对整改不力、敷衍整改的,抓住典型严肃问责。

在省部级及以下层面,巡视“回头看”已有一些自发探索。新华社报道称,2015年下半年,江西省对56个县开展巡视“回头看”,去年年底,贵州省委也对已巡视过的19个县(市)和贵州大学、贵州民族大学开展“回头看”。工信部则在去年9月,对此前已巡视的6个单位“回头看”,督促整改落实,强化巡视成效。

每一次巡视结束,往往意味着一系列病灶被发现,有官员受到党政纪处理直至落马,甚至因涉嫌职务犯罪而被追究刑事责任。

作为资深律师,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瑞信律师事务所主任刘玲曾给很多职务犯罪嫌疑人辩护,她对这些人的内心世界更多一些了解。

“曾经在一段时间,他们为国家做了很多工作。但不知不觉中,一直坚守的廉洁防线或被金钱、或被亲情、或被美色、或被友情攻破,一步步走向深渊。失去自由后的他们,对自由的渴望非常强烈。”她感慨,“我辩护的案件,当事人面对法庭的审判都诚恳悔罪。”

刘玲称,预防职务犯罪十分必要,她认为应该把“纪律挺在前面”,“罪与非罪就是一个闪念,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其中的教训太多、太深刻了。”

反复强调纪律,这也是“回头看”的意义之一。在王长江看来,“回头看”的制度原理在于“监督”二字。因为无论是违法腐败还是职务犯罪,归根结底是权力监督不够,那么,无论是巡视还是中央的要求,都是上面对下面的监督,要想权力不敢滥用,肯定要把各种监督都完善起来,权力才能受到最大的约束。

“回头看”的另一个意义则是可以对重点或集中问题进行检查。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徐安认为,应该结合反腐发现的问题,进一步规范权力、监督权力,“尤其要把权力集中、权力在行使当中容易发生问题的领域作为重点”。

就在两会一开始,中央纪委监察部传来消息,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珉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王珉此前为辽宁省委书记,辽宁也是此次4个“回头看”的省份之一。

多名受访的代表委员认为,中央提出了全面落实两个责任,真正体现了全面从严治党。如今,反腐不只追究具体个人责任,还要对部门集中连续不断发生问题的进行全面整治。

湖南同样在“回头看”省份之列。全国政协委员、湖南中南大学图书馆馆长朱建军认为,国家应该构建优良的司法环境,这既是确保完成经济目标,实现“十三五”经济社会良好开局的重要保障,更是持续提升国家综合竞争力、展示对外形象的权重指标。他建议,要多渠道引入学者、律师、媒体监督司法,让司法人员也不敢、不愿、不想腐败。

巡视在规范、从严中进行。去年8月,《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出台,记者注意到,其中,把巡视组与地方的关系由“指导”变成了“领导”。在新一轮巡视当中,这个关系的变化备受关注。

王长江认为,这可能依然与一些地方权力本身的约束力度不够有关。他分析,如果是指导关系,巡视组依然是服从地方党委,那么,地方党委巡视组监督地方的事是很困难的。相反,变为领导之后,上面对下面的监督力度就会大得多。

为了让巡视更加有效,此前,中央规定巡视组组长不是“铁帽子”、一次一授权。今年两会,记者采访曾参加中央巡视的北京市某巡视组组长,他幽默地摆摆手说:“那就是一‘临时工’,我已经不干啦!”

也有人担心,巡视“回头看”是否会影响正常工作?王长江表示,“一旦成为一种常规,积累多少年的问题就会逐渐解决,就成了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就不会说还像现在这样集中整顿,积累多少年的问题一块儿来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