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除人情往来中的 “灰色心理”
www.gcdr.gov.cn  ( 2016-03-21 09:56:29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编辑:杨普  记者:王雅婧 通讯员 刘大鹏 陈璞  

  以会“跑事儿”为荣、热衷于与官“搭上话”、信奉“朝中有人好办事”、默许村干部中的一些不正之风和腐败行为……

  近年来,在部分基层地区,由错误“人情观念”或对权力的歪曲理解等所导致的社会现象成为影响乡村社会文明和谐发展的“文化阴霾”。

  会“跑事儿”是个了不得的评价

  李青杰是河南省开封市的一名选调生。2014年夏天,他在当地一乡镇信访接待室值班时遇到一件让他至今难忘的事。

  “那天,接待室来了一位看上去60多岁的老伯,一进屋就热切地和我寒暄,拿着一盒中华烟拼命往我怀里塞,还对我说:‘我不是上访的,只想和你交个朋友。’当时我觉得很纳闷,一问才知道,这位农民老伯这几年通过养猪富了起来,但村里人却总说他太老实,不会‘跑事儿’,挣再多钱有啥用。他觉得整村人都看不起他,于是就想到在政府机关找个当官的朋友……”

  像这样盲目推崇权力的错误认识在当地群众中并非少见。事后,李青杰慢慢了解到,在当地农村,会“跑事儿”是个了不得的评价,指能在县里、乡里“协调解决事儿”。换句话说,就是会用权力为亲朋乡邻办事。一个表现就是,在田间地头、屋脚墙根,人们讨论的话题由“自家吃了什么”变为“我远亲的侄女婿当了副乡长”、“他父亲大寿,来了一院子当官的”、“某家会‘跑事儿’的孩子有多少县机关的朋友”……

  李青杰遇到的事可以说是这种思想的一个典型个案。事实上,其他基层党员干部也反映:“有的群众来乡政府办个事、盖个章,总在门口拐个弯,去小卖部里买盒好烟,一进办公室就忙不迭地让烟。”

  在“权力至上”观念的影响下,手中有权或能借用他人权力谋得利益也成为“有能力”的表现。比如有党员干部反映,个别城镇有浓厚的考公务员氛围,因为大家误以为考上公务员就能当官,既有面子又得便利。在个别乡村,通过请客送礼等手段获得低保资格被看作是“有关系有身份”的标志:“有出息哩,他能跑到低保,说明他关系能走到上面。”2015年7月,河南省开封市委巡察组调查通许县违规享受低保问题时,一名违规享受低保的村民竟表示:“我不缺钱,我跑这个低保只是证明下我有这个能力。”

  “乡情绑架”也是常遇到的考验

  以权力崇拜为特征的错误观念滋生蔓延,为权力寻租提供了土壤,让“蝇贪”“蚁贪”有了繁衍的温床,减弱了社会监督,降低了违纪违法干部的道德羞耻感和自我约束力。

  记者了解到,在个别基层地区,乡镇干部的腐败行为得到某些村民一定程度的容忍和默许,在他们看来,求乡镇干部办事吃个饭、送点东西是正常的人情往来,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这也促使个别乡镇干部从心安理得接受村民的“礼品”到渐渐主动要烟要酒:“给你办了这么大的事儿,连烟也吸不上一根!”

  而对于大多数的基层党员干部而言,遭遇“乡情绑架”,也是常遇到的考验。

  “现在俺村里有个鸡毛蒜皮的事儿都来找我,其实镇里的党群服务大厅很早就开通了一站式服务,去了就能办,和他们解释了很多遍不行,非得我领着才安心,请客吃饭找你,信用贷款找你,车辆违章还找你,有些单纯跑腿的事还好些,就怕违纪的事也求你办。你要是不管,回到村里还有人说你忘本。”河南省杞县葛岗镇干部张银国苦恼地表示。

  江西省上犹县党员干部肖瑞龙也表示,“前不久,家里一个叔辈想申请土坯房改造,怕申请不来,便问我在乡政府有没有认识的人。之前朋友遇到民事纠纷,也来找我,问我公安局认识人不,能否帮个忙。你要是拒绝,他们还会说:‘不就跟你们领导打声招呼、说句话的事?’”

  涉及自身利益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有路子好办事”“不找关系就会吃亏”,因而千方百计“疏通”乡里、村里当干部的亲朋好友,不仅干扰到党员干部正常的工作,也成为部分干部违纪违法的借口和诱因。

  2015年,开封市查处乡镇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时,一名为儿子大办婚宴的违纪党员干部说:“不是我想大操大办,而是乡亲们一早就把礼送到了,不收实在抹不开面子,你不请吃一次会被戳脊梁骨的。”

  抵制腐败,扫除潜规则和灰色心理

  腐败亚文化在农村出现并非一朝一夕,原因是多方面的。

  从思想文化层面来说,封建思想糟粕的残留,“官本位”思想的沉渣泛起;相对于物质生活,基层文化生活滞后;廉政宣传受众面狭窄,有的不接地气,等等。

  中国矿业大学廉政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刘金程表示:“权力崇拜、特权思想等与腐败有关的消极社会观念是人情社会传统中固有的组成部分。即便在现代社会中,这些观念依然保留着一定的惯性作用。特别是在乡村,传统的力量更为明显,其中也包含一些消极观念。”

  一些专家认为,去除农村社会文化氛围中出现的此类问题,需要加强广大基层地区的廉政文化建设,发挥优秀的乡规民约、公序良俗的作用。大力倡导“崇尚清正廉明、抵制贪污腐化”的荣辱观念、是非观念,帮助基层群众认清腐败危害,树立对腐败现象的正确认识。

  此外,从另一方面来说,基层出现这种不良风气也与部分基层党员干部的作风问题密不可分。肖瑞龙表示,有的地方权力运作监督弱化,导致明规则成了摆设,潜规则盛行。在这种形势下,出于自身利益考量,群众渐渐地也不得不适应这种潜规则。

  湖南省廉洁学与巡视制度研究中心主任邓联繁表示:“一些基层腐败问题如果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惩治,长期累积就会给群众形成错误印象,促使腐败亚文化的滋生。”

  邓联繁建议,要加大对基层腐败的打击力度和曝光力度,加强对群众身边的腐败和不正之风的治理力度,形成有效震慑,让遵纪守法的老实人不吃亏,促进对腐败“零容忍”氛围的形成。同时,加强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和党组织建设,运用纪律规矩管住基层党员干部,强化党员干部的理想信念,增强广大党员干部廉洁自律意识和纪律规矩意识,发挥示范带动作用,以党风政风带动社风民风,扫除各类潜规则和灰色心理。(本报记者 王雅婧 通讯员 刘大鹏 陈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