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飞石送出地震消息的王岩飞 灾后重建三年三地来回跑
www.gcdr.gov.cn  ( 2016-04-21 10:39:04 )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陈明鸿  记者:苟明 摄影张磊  

  王岩飞履新。

  “芦山地震”转眼间已3年。

  偶尔闲暇下来,坐在指挥部里,王岩飞想起地震当天那些死者,总不禁唏嘘感叹。而想起当初只身一人来回奔波在送信路上,也有些后怕——哪怕一块小石头,那时都会成为夺命的利器。还好,终于过来了。看着重建的房屋一天天长高、交付,他又有些成就感。

  王岩飞由宝兴县人大常委会主任调任雅安市水务局党委书记,王岩飞履新已经三个月了。但“宝兴人大主任”与“王岩飞”的组合,仍然是他的标签。

  在网上搜索“宝兴人大主任王岩飞”,搜索结果始终是《县人大主任孤胆穿越塌方报灾情》、《宝兴人大主任徒步冒险穿越塌方区通报灾情给外界》、《连滚带爬送出“鸡毛信”》等报道。

  王岩飞一生最精彩的故事,也都在他孤身送信的那一天。

  1月4日11时许,王岩飞刚到宝兴县灵关镇指挥部,手机就响了。

  “王主任,我是市委组织部的古丽娅,请您来一趟组织部。”

  “有什么事吗?”“你的工作有变动,请你下午上班之前赶过来。”

  挂了电话,王岩飞就朝雅安飞奔。他也不知道组织会安排他去哪里,但他隐隐觉得,这次可能会离开灵关了。于是他摇下车窗,打量起这个驻扎了三年的宝兴重镇。一路上,漂亮的楼房林立,街道两旁工地繁忙,行道树整齐排列。平日里忙着灾后重建,王岩飞从未能放下心来看看,这次,在驻扎了近三年的灵关,他看到了别样的风景。

  三年来,作为“4·20”地震的重灾区,灵关镇已经成了一座新城。

  调任

  “好的,服从组织安排。”于是,宝兴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王岩飞,成了雅安市水务局的党委书记。送信人大主任履新水务局书记

  下午两点半,王岩飞准时出现在雅安市委组织部。

  被通知到组织部谈话的人很多,王岩飞一直候着。

  下午6时许,王岩飞被通知谈话。雅安市主要领导坐在面前,王岩飞挪了挪凳子。“你在宝兴县工作时间长,在灾后重建中,你作为人大常委会主任,身兼宝兴县重建委副主任,作出了很多努力,这些组织上都了解。为了体现对干部的关心关爱,决定对你的工作进行调整,水务局这边书记调走后,要人去搞好党建做好团结……”

  “好的,服从组织安排。”王岩飞一脸谦和,一如既往。于是,王岩飞成了雅安市水务局的党委书记。

  王岩飞履新已经三个月了,但“宝兴人大主任”与“王岩飞”的组合,仍然是他的标签。在网上搜索“宝兴人大主任王岩飞”,搜索结果始终是《县人大主任孤胆穿越塌方报灾情》、《宝兴人大主任徒步冒险穿越塌方区通报灾情给外界》、《连滚带爬送出“鸡毛信”》等报道。

  王岩飞一生最精彩的故事,都在孤身送信的那天。

  2013年4月20日,周六。跟往常一样,王岩飞回到了雅安市区的家里,跟家人团聚。上午8时许,一阵猛烈摇动,短暂的慌乱后,王岩飞拿出手机,拨打宝兴的电话,打不通。他不知道是哪里地震了,也不知道震中在哪里,但宝兴县城位于两山之间的峡谷,他非常担心。于是,他又赶紧拨打县委书记韩冰和县长马军的电话。韩冰决定:赶紧往宝兴走!

  王岩飞跟妻子曹雪萍一起出门。道别后,王岩飞朝宝兴飞奔,曹雪萍赶往市政府。一路上都是石头,飞仙关被巨石压断,装载机已经到了现场,石头被推开,继续朝前赶。

  10时,王岩飞赶到芦山的铜头。在这里,他跟韩冰和马军会合了。此前,宝兴县常务副县长郑胡勇、分管交通的副县长刘坚已经赶到。在铜头,已经有很多人在开始抢通道路。前方传来消息:铜头往宝兴的峡谷塌方几十处,进去不了。五人又立即调转车头,准备从老场到大溪,从另一条路朝宝兴挺进。到了大老路,却看到峡谷塌方严重,当地交通部门和百姓正在紧急抢通,于是又返回铜头。

  在铜头,韩冰安排郑胡勇和刘坚,从铜头走路进宝兴重镇灵关,摸清灵关情况。随后,剩下的人又兵分两路,王岩飞跟宝兴法院院长陈仲革等人从大老路走,如果走不通,也走路进去!20分钟后,王岩飞到了大庙,前方路已经不通了,于是下车朝宝兴走。

  沿河都是峡谷,两边高山耸立,地震刚过,满目疮痍,余震不断,不时有飞石从山上坠落,发出隆隆的声音。在峡谷里穿行了两公里后,到了大溪乡曹家村,百姓正在自发救援。王岩飞等人找了一辆面包车,继续朝灵关走。一边走一边分别盯着山上,警惕着落石。走着走着,面包车突然一抖,王岩飞感到身体突然失重了!过了两秒,车才重重落下,一看,道路塌陷出了一个深坑!

  抗震

  一路上,山上都窸窸窣窣地滚石头……换了三辆车,没路了,就爬着走。当天,王岩飞冒死送信的消息,在媒体上铺天盖地。冒飞石送出一手信息

  成为抗震名人

  终于赶到灵关镇!房屋倒塌,中医院成了危房,伤员都在学校的坝子里,有人呻吟有人哀叫有的已经包扎。一问,死亡20人左右,重伤几十人,轻伤更多。伤员出不去,医生进不来,外边也不知里边的灾情。半小时后,也就是当日下午3时许,韩冰决定派王岩飞出灵关:“火速出去,把这里的信息汇报给外边!”

  王岩飞转身就朝芦山方向走。看到灵关都成了这个样子,王岩飞又往宝兴打电话,仍然打不通。“县城夹在两座大山中间,宝兴可能完了!”王岩飞念着,又想起了“5·12”地震的北川。

  如果说之前进灵关很危险,但毕竟有同行者壮胆,也有人相互照料。这次,他是一个人走。

  先坐车,到了一处塌方地,路基只有一米宽,只好步行。一路上,山上都窸窸窣窣地滚石头。两公里的峡谷地,走得心惊胆战。然后又找车,坐了一段,又步行……一路上,换了三辆车,没路了,就爬着走。

  一路连滚带爬,终于回到芦山的铜头!打电话给市委常委、市政府秘书长戴华强,汇报了灵关的灾情。随后,市上安排:“救灾指挥部已经在芦山成立,去指挥部现场汇报!”指挥部设在芦山县公安局,时任雅安市政府副秘书长李文峰负责联系宝兴。“宝兴灾情严重,伤员多,塌方严重,急缺食品药品和帐篷!”王岩飞语速飞快。

  这是地震后第一条从宝兴送出来的消息,李文峰很着急,安排四川路桥抢通到宝兴的路。有人建议,路上塌方严重,抢通难度大,能否从水路进去。随即,水利局局长黄朝健又跟王岩飞联系,王岩飞建议:大老路有两公里多不能走,但只有几处垮塌,有些地方填起来就可以走。

  下午5时许,四川路桥跟另一家单位分解任务。四川路桥从铜头进,另一家从大老路进,王岩飞再次带着工程人员赶到铜头,随后又到大老路去。工程人员决定用钢轨搭桥铺钢板,保证车辆通过。

  天黑的时候,王岩飞才回到芦山。吃了一碗方便面,又带工程人员到大老路……当时,从天全到铜头的路已经抢通。随后,他又再次到铜头。

  晚上10时许,抢险工程人员紧张施工,王岩飞在车上眯了一会,市里不断有人打电话联系,了解灵关里边的情况。睡不着,又拿出手机联系宝兴县城里的人,还是联系不上。

  21日凌晨5时,他来回大老路和铜头两边查看情况,大老路已经打通,他赶到灵关,才知道马军等人已经步行去了宝兴县城。22日上午,通往宝兴的路上,一块一层楼高的巨石被破碎清除,宝兴到外界的路打通了。当天,王岩飞冒飞石送信的消息,在国内媒体上铺天盖地。

  重建

  三年重建,王岩飞在灵关、宝兴县城、雅安市区之间来回奔波,而一家三口则分居三地,好在工作很忙,没时间去想这些事情。灾后重建三年三地来回奔波

  还好,宝兴县城并没有覆灭,接着,救灾工作全面展开。

  7月中旬,紧张的救灾工作宣告完成,进入灾后重建。

  7月20日,宝兴重建指挥部挂牌,分片成立指挥部。县里抽调了10多个县级干部,分片分组进行重建,王岩飞被分到灵关指挥部,兼任重建委副主任,负责宣传和物资收发。同时,他负责上坝村的重建工作。基础性工作开始,征求农户重建意愿、摸底、规划,同时还要保障安置区日常的生活。

  这天早上,灾区下起了大雨。10点过,上坝村支书苟大学打来电话:“糟了糟了,涨大水了,房子都淹了!”指挥部里,王岩飞一下弹起来,坐车就往安置点跑,几条河沟都堵了,洪水四溢,他紧急调集村上所有的大小抽水机,一边排水,一边跟苟大学找积水出口,打通障碍,忙活了两三个小时,雨小了,水也排完了,一场危机终于度过。

  除了大雨,大风也经常找麻烦,有一次,安置点十几顶帐篷被莫名的大风瞬间掀翻。

  2013年9月,王岩飞负责点上的住房重建。一边忙着这些突发事件,一边还要顾着县人大的工作。根据县里的安排,宝兴人大提出要监督政府、廉洁重建、加快重建,王岩飞召开人大会议,县人大常委十多人,全部支援参与重建。灵关片区避难场所规划数量少、绿化少,人大建议后,县里调整规划,跟工业园区结合,增加避难场所和绿化面积。

  去年10月,王岩飞到陇永路察看灾后重建的基础设施建设。陇永路从陇东中心校经过,发现学校离公路只有三米左右,于是把学校和镇上的人召集在一起了解情况。学校称已经向上边汇报,在王岩飞的督促下,这里很快得到改变:道路前后设了减速带、设立了警示标志、同时安装了防护栏。

  2015年年底,重建基本结束。在重建中,王岩飞在灵关、宝兴县城、雅安市区之间来回奔波,往往很多天都跟妻子见不上面。2014年,女儿考上大学后,一家人更是长期分居三地。好的是,工作很忙,没时间去想这些事情。

  转眼间,3年就过去了。偶尔闲暇下来,坐在指挥部里,他想起地震当天那些死者,不禁唏嘘感叹。想起当初只身一人来回奔波在送信路上,这时才有些后怕。哪怕一块小石头,那时都会成为夺命的利器。还好,终于过来了,活着真好。看着重建的房屋一天天长高、交付,他又有些成就感。

  履新

  水务既是基础设施,又是民生工程。

  说起水务工作,履新才三个多月的王岩飞滔滔不绝。县城里跑了半辈子终于能每天回家了

  1月5日,一大早,王岩飞就赶到水务局,召开了班组成员会议,跟大家见面,并对水务局工作作了初步了解。下午,王岩飞又赶回灵关,向宝兴县政协主席、灵关重建委主任张晶进行了工作交接。

  接下来的一周,王岩飞向县委书记汇报了情况,对人大的工作进行了交接安排,对重建工作也进行了交接。

  一周后,王岩飞正式履新雅安市水务局党委书记。

  妻子曹雪萍在市政府工作,家也在雅安市区。此前作为宝兴县人大主任,同时也身兼宝兴县灾后重建委副主任,王岩飞一直在雅安市区、宝兴县城、灵关镇之间来回奔波,现在,他终于可以每天回家,跟妻子团聚,然后准时上班下班,生活有了规律的节奏。

  其实从工作以来,王岩飞一直都在雅安的县城转来转去。

  1987年,王岩飞从雅安师范校毕业,被分配到汉源县永利彝族乡中心校教书。8年后,他被调到了县委宣传部。1996年3月,任县团委副书记,两年后成为县团委书记。2002年初,雅安市公选副县级干部,他到了雅安市任市委宣传部副部长。2004年,他被抽调到汉源负责移民工作,两年后,他被调到宝兴县任县委副书记,2011年,被选举为县人大主任。

  这次调到市区工作,是王岩飞灾后重建以来第二件让他开心的事。第一件事,是女儿上大学。2014年6月22日,女儿高考成绩下来了,623分,位居全省第48名。这个分上清华北大差了一点,后来咨询了人大、复旦,也报了香港中文大学,最终,女儿被香港中文大学录取。这件事,让疲于灾后重建的王岩飞“打了一针鸡血”。

  因此,在新的岗位上,他工作特别有劲。

  不过,在雅安,水务工作是非常繁重的。水务既是基础设施,又是民生工程。作为大范围缺水严重的雅安,现在面临的工作,就是兴修水利,为百姓脱贫奔小康做贡献。目前雅安有两个大的饮水工程,其中一个要从铜头取水,从芦山经过天全过雨城到名山,用于沿途灌溉饮用以及工业园区用水。今年,防汛抗旱的汛期提前了,此前在很多灾后安置点兴修了防洪堤,要一个个排查……

  说起水务工作,履新才三个多月的王岩飞滔滔不绝。这个时候,他坐在雅安市水务局三楼办公室,笔直着腰注视着记者眼睛,花白头发随意生长,胡须却剃得干干净净,略黑的脸上堆满虔诚。

  华西都市报记者苟明摄影张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