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小学生减负,住川全国政协委员提出建议——改革高考制度 倒逼减负减出实效
www.gcdr.gov.cn  ( 2018-03-05 09:04:15 )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杨普    

  两会议政录

  □川报集团特派记者袁婧

  “做完作业他们上哪儿欢乐,到哪儿荡起双桨呢?”3月2日,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大会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回应如何切实为中小学生减负时,一番动情描述引起不少住川全国政协委员的共鸣。

  呼吁为中小学生减负由来已久,但普遍反映孩子们的压力和负担依然不轻。减负如何减出实效?住川全国政协委员建议国家层面通过高考制度改革,真正为学生、为家长、为老师、为社会“减负”。

  减负≠减少在校学习时间

  由曾芳委员牵头的联名提案《关于建立青少年近视防控网络体系的建议》得到了很多住川全国政协委员的响应。“造成青少年近视的原因,有阅读方式和习惯改变等多种原因,可能还与过重的学习负担有关。”不少委员认为,虽然“减负”喊了很多年,但成效甚微,反倒是“校内减负校外增负”“学生减负家长增负”。

  曾芳的女儿还在上幼儿园,但身边亲戚、同事的亲身经历,让她开始提早担忧未来。“有些小学下午三四点就放学,好些同事自己没办法接孩子,就开始心慌,担心这担心那。”曾芳说,“减负”的初衷是想改变填鸭式的应试教育模式,但不能以单纯减少在校时间来实现。

  “学生减负到底应该减什么?”住川全国政协委员、西南医科大学校长何延政认为,“减负”减掉的应该是过于繁重的课外负担,而不是减少对学习的投入、对能力的培养,更不是简单粗暴地减少在校学习时间、降低学业水平要求。

  一些委员认为,放学时间提早,固然考虑了青少年生长发育情况,例如孩子无法长时间集中精神等,但“放学了去哪儿”的问题却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家里没老人的,可能要为孩子找托管机构,这会给家长带来经济和精力上的双重负担。”曾芳说,有些老师甚至把重心放在课外辅导上,课上的内容与考试无关,课外辅导的内容才考试,这让学生和家长怎么选择?

  高考制度改革促进科学减负

  3月3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经过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当被记者询问如何解决“3点半放学”问题时,陈宝生表示将与有关部门协商解决涉及的相关政策问题,探索依靠社会力量解决,并加大力度治理校外托管班乱象。

  从事教育行业数十年,住川全国政协委员、四川国弘现代教育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苏华认为,教育主管部门推行减负政策,主要针对学生过重的学业负担和考试压力而言,而当前造成学生学业负担过重的重要原因是高考制度。苏华一语中的,“‘校内减负校外增负’‘学生减负家长增负’的现象,其核心原因在于高考指挥棒”,家长怕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担心孩子将来不能升入优质大学。

  “去年,教育部部长在十九大会议讨论中表示,到2020年,我国将全面建立新的高考制度。”何延政说,新的高考制度才是打开“减负”困局的钥匙,通过高考制度改革,倒逼课程改革,减负减出实实在在的效果,让学生的创新性得以真正释放。

  “在‘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新高考制度背景下,减负既是新一轮高考改革的必然诉求,也是高考制度现代化的内在要求。”苏华认为,高考制度改革是实现科学减负的重要前提,并建议可以通过“增加职教高考,做到因才施考”,形成两类教育、两类高考的双轨制格局,让考生找到适合自身特点的成长成才道路。曾芳则建议,推行“考试+申请”大学生选拔方式,将学生的考试成绩和综合能力结合起来进行评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