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察扶贫项目路遇塌方 乐山公路局长等7人殉职
www.gcdr.gov.cn  ( 2016-03-29 09:15:19 )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陈明鸿  记者:张元玲  

  3月8日,省道103线马边境内326公里加400米处,救援人员挖出被山石吞没的两辆越野车。遗憾的是,车中人员全部遇难。

山体塌方现场令人胆寒。

  3月8日,马边县一处山腰,省道103线曲曲折折。两辆越野车,一前一后驶出牛屎岩隧道,朝凉山州美姑县奔驰。公路一侧峭壁下,马边河静静流淌。

  车里,坐着王川一行七人。王川是乐山市公路管理局局长,此行由他带队前往勘察小凉山精准扶贫交通项目“峨马路”。下午1时许,两车行进至省道103线马边境内326公里加400米处,突然,轰隆一声,山上的岩体倾塌而下!两车瞬间被埋!七条鲜活的生命,瞬间消逝!他们的离去,带给七个家庭无尽的悲痛。这些日子,跟家属们一样,当地人们都沉浸在对他们的追思和悲痛中。

  还/原

  最后5小时

  勘察“峨马路”

  一行人午饭都没吃

  3月8日妇女节清晨,王川早早从家里出发,今天他要去马边踏勘“峨马路”,临行前他跟妻子约定好:晚上早一点回来,陪她过节。

  早上7点52分,他搭乘的川L73010白色越野车通过乐山南收费站。他坐在前排右侧,左侧是驾驶员江兵,后排坐着农建办主任苏建荣。

  从乐山到马边要行驶60公里的高速路和110公里的盘山公路。行车途中,王川没有心思看两旁的景色,目光盯着路面状况和道路设施。

  他先后给单位通了5次电话,“沐川县沐舟路五马坪段有波形护栏被撞坏,需恢复”、“省道103线猫猫嘴隧道前有沉陷”、“猫猫嘴隧道前有护栏被撞毁”、“省道103线舟坝镇境内有3处标牌废旧不清,需更换”、“马边绕城线路面病害较重,要恢复”。

  上午10点58分,越野车驶入马边彝族自治县县城。为了争取踏勘时间,他们谢绝了马边交通局在县城吃工作餐的建议。

  11点,在马边县交通局,副局长李志强、局长助理曾德林、工程股副股长邹杨一行坐上一辆红色越野车,车辆是租用红旗社区居民陈世平的车,陈世平为司机,匆匆赶往峨马路。

  11点06分,红色车辆与白色越野车一前一后离开县城,驶上省道103线。11点12分,曾德林打电话给同事邓兵,“市公路局王局长要到马边来看峨马路现场,我们已在路上,你在峨马路金家沟等着与我们会合。”

  这是7人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声讯息。

  中午1点左右,两车行至沙腔乡境内省道103线326公里加400米处,突遇道路边岩意外崩塌,巨石从天而降,两车瞬间被埋。

  噩/耗

  7人全部遇难

  岩石垮塌原因系重力、雨水所致

  沙腔村湾板凳组彝族村民阿彭拉林最早发现了道路异常,遂向村里领导报告。

  事故发生后,当地调集了8辆救护车、14名急诊专业医护人员赶赴现场开展医疗救治,同时调运3台挖掘机(铲车)、组织了100余名救援人员开展现场施救,并组织交通管制。下午5点,王川一行所乘坐的白色越野车被挖出,车内3名人员全部遇难;傍晚7点,7名遇难者遗体全部找到,并分送到市、县殡仪馆安置。

  3月9日下午,乐山市委书记彭琳前往事发路段,现场察看地质情况和道路抢通情况,并就事件原因调查、交通管控等工作提出明确要求。多位地质专家对现场崩塌地段地质情况、行驶路段状况等进行现场勘察和取证,作出的应急调查报告结论为:本次岩石垮塌是在重力、雨水作用下,裂隙水压力作用导致道路边岩产生意外崩塌。

  王川、苏建荣、江兵、李志强的遗体告别仪式于3月10日上午举行,当日遗体火化;曾德林、邹杨的遗体告别仪式于11日上午举行,遗体于当日下午3点分别在犍为县和乐山市殡仪馆火化。

  7名遇难者

  乐山市公路管理局局长王川

  男,53岁,四川仁寿人,中共党员。先后在东风电机厂、乐山养护总段、乐山市交通局、乐山市道路运输管理处、乐山市公路管理局工作。

  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李志强

  男,34岁,河北省乐亭县人,中共党员。2016年初,他主动向组织申请到贫困地区参加精准扶贫工作,被下派马边县交通运输局挂任副局长。

  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局长助理曾德林

  男,29岁,重庆合川人,中共党员,西南交通大学本科学历。2009年参加大学生西部计划志愿者服务于马边县,2014年5月考录为公务员。

  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工程股副股长邹杨

  男,34岁,四川沐川人,大学本科,工程师。2004年3月参加工作,生前任马边县交通运输局工程股副股长。

  乐山市公路管理局农建办主任苏建荣

  男,53岁,中共党员。历任乐山公路养护总段峨边分段副段长,乐山市公路桥梁工程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总经理、总支书记,乐山市公路管理局农建办副主任、主任等职务。

  乐山市公路管理局驾驶员江兵

  男,46岁,重庆市酉阳县人,中共党员。2001年4月退伍分配至乐山市公路管理局直属段,后在乐山市公路管理局从事驾驶工作。马边县民建镇红旗社区居民陈世平

  峨(边)马(边)路勘察项目中马边交通局的临聘驾驶员。

  天不假年筑路峨边

  □李晓亮

  没有什么,比死亡更令人心痛,更让人难以接受的。如果有,或许就是下面我们不忍却又不得不回顾的那场意外:两车,七人,考察路上,灾难突降,全体殉职。

  天灾,最恐怖的,正在于没有征兆,轰然而至,猝不及防。一瞬间,天翻地覆,阴阳永隔。悲从中来,不能断绝。这是人世间至悲。规模虽不同,性质却颇似——就如新闻中,多次提到的,那场震恸世界,在川人记忆中更永难回避的地质灾难一样。

  读了遇难者的诸多资料,你会发现除名字不同,分工有别,剩下的是同样的扶贫、精神和工作等关键词。

  比如:王川,最后这次考察路上,还一连五个电话打回单位,一一汇报沿途路段“护栏被撞坏”、“隧道前有沉陷”、“3 处标牌废旧不清”……女儿眼中“拼命三郎”3年没公休。

  同样“愧对小家”的还有,曾德林、被亲朋称为“黑脸包公”的邹杨,他们也是“没好好陪过家人,没休过年假”。长年奔波于公路建设现场,饿着肚子回城,更是李志强、苏建荣、江兵、陈世平所有奋战一线人员的家常便饭。

  李白说,蜀道难。峨边马边路上的意外,再证此言。精准扶贫,因地制宜,从道路交通等最基础的地方开始扶助。诗仙还有“洞庭赊月色,买酒白云边”的豪放不羁,天不假年,时不我与。我们只差时间,这里只愿“天庭赊华年,筑路到峨边”。如歌词唱的,一地肝胆,何惧艰险。愿烟火人间太平美满,向天再借五百年。

  /新/闻/链/接

  “峨马路”

  峨边马边两县的重要通道

  马边地处四川盆地西南边缘,山高路远、沟壑纵横,自然环境非常恶劣。社会发育缓慢,交通信息闭塞,是乐山市最贫困的区域之一,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

  正在建设中的峨(边)马(边)路全长108.5公里,建成后将是联系峨边彝族自治县、马边彝族自治县的重要通道。目前从马边到峨边大约需 4.5小时车程,该路通车后,车程将缩短两小时。该路的通车将直接受益马边三河口和峨边新林共2.4万人,间接受益人群达37.1万人。

  /人/物/特/写

  无畏的“公路战士”

  “路烂和没通的地方,他们才去”

  “拼命三郎”王川

  在乐山市公路管理局政务公开栏里,至今还印着王川的照片和职务。照片上,王川身着西装,戴着眼镜,微笑望着前方。在职责这一栏,写着“主持市公路管理局全面工作”。

  交通始终是制约乐山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尤其是马边、峨边和金口河等贫困山区,便捷出行是群众脱贫奔小康面临的首要问题,也是公路局长王川心中的“头等大事”。

  每年有一半以上的时间,王川都奔波在公路建设管理一线,力求“对每个项目都知根知底”,连续3年没休过一个公休假。在女儿王希眼中,父亲就是个“拼命三郎”。2015年8月,乐山市公路局对口帮扶峨边彝族自治县哈曲乡解放村,开展精准扶贫。由此,王川又多了一份牵挂。

  王川的手机桌面是妻子的照片,钱包里放着女儿的照片。女儿王希难以接受父亲的突然离世,“爸爸总是说愧对自己的小家,没时间陪妈妈和我。”

  “工作狂人”李志强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克难攻坚开拓创新”,在马边县交通运输局6楼,一间办公室外挂着这样的标语。这间办公室,是副局长李志强和曾德林生前办公的地方,李志强在这间办公室办公才一个多月。

  来自河北唐山的李志强,2015年3月考入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局工作。2016年1月,得知省厅要选派干部到马边助推精准扶贫的消息后,李志强踊跃报名,通过了层层筛选。2月2日,李志强第一次来到马边。从乐山到马边有100多公里的山路,花了将近4个小时。那一次,他才深深感到马边人民出行的艰辛。出身于农村的他,对此更是感同身受。

  为了尽快掌握马边县的交通情况,李志强对各个科室挨个走访,收集了一系列在建的工程项目进度表、交通规划图。在他随身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2016年第一季度的工作计划。在马边的各条交通战线上,人们常在工地上看到李志强风尘仆仆的身影。不管是从马边彝族自治县成立到“十二五”期间的交通建设情况,还是从“十三五”开局到多年以后的规划蓝图,他都能如数家珍。

  “路烂或者没通的地方,交通人才去。”李志强的同事邓兵说,下乡往往是早晨9点钟出发,下午两三点才回来。“沿途要是有饭馆,就在路边刨几口豆花饭填肚子。如果没有,就饿着肚子回城。”

  “黑脸包公”邹杨

  人们在整理邹杨的遗物时,无不落泪。在他随身携带的钱包里,留着一张小卡片。这是8岁的女儿画给邹杨的,画的是一家三口。画中的他牵着妻子和女儿的手,笑容灿烂。旁边写着一排小字:“爸爸我爱你”。

  2008年,邹杨担任工程股副股长以来,累计经手道路建设招投标项目170余个,身边的亲戚、朋友时不时地让他“透露”工程招投标的事情,他总是回答,“招投标公告中说得很清楚了。”在承建业主和亲友眼中,邹杨是个“黑脸包公”。

  在邹杨的办公桌内,存着13本厚厚的笔记本,密密麻麻地记录着修建高速路的基础勘察数据和进度大事记,每一页都见证着他为马边高速路建设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

  有一次喝了酒,邹杨对好兄弟邓兵说过,“我这辈子做了这个工作,没有好好陪过家人,没有休过年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