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 省委党校培训过的“老外”
www.gcdr.gov.cn  ( 2016-04-07 08:45:22 )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杨普  记者:熊润频  

  非洲学员在省委党校参加交流座谈。 (省委党校供图)

  非洲学员在考察中兴奋地自拍留影。

  核心提示

  2015年,四川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不仅接待了来自非洲、亚洲、欧洲、澳洲等近20个国家的各种研修班、考察团,还与越南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法国驻华使馆、澳大利亚和韩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达成了合作意向。

  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团关注点更多集中在领导干部培养、执政能力建设、公共行政管理等方面。而来自日本、新加坡及欧洲一些发达国家的专家和代表团则更关注中国的政策走向和独特经验。

  来自纳米比亚的约瑟夫·肯吉米右手拿着筷子,一边瞪大眼睛仔细观察东道主的示范,一边在左手辅助下艰难调整好握筷姿势,尝试夹起盘子里的回锅肉。他此行的目的是了解和学习来自中国的政党建设和经济社会管理经验,并将其带回去,服务于其所在政党和国家的发展。

  约瑟夫·肯吉米是纳米比亚人组党青年团中央委员,也是来华培训的非洲英语国家政党青年领导人研修班成员之一。3月上旬,在国家行政学院进行为期3天的“课堂学习”后,他来到四川进行3天的学习考察,为其提供培训服务的,是四川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

  为何培训?

  开放办学增强国家影响力

  “以前我为涉外培训班授课大概也就一年一次,近两年基本上半年就会接待好几批。”四川省委党校“5·12”汶川地震灾害应对研究与培训中心常务副主任陈旭教授明显感到,近年来,外国代表团来川培训的数量和频率正在增加。

  作为党委、政府培训轮训党员领导干部和国家公务员的主渠道、主阵地,四川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也能培训外国人吗?

  “我个人的理解是,既‘走出去’,学习借鉴国外发展的先进理念和先进经验,又‘请进来’开展交流与合作。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们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较快发展,个别行业和领域甚至步入国际第一方阵前列,吸引更多的外国朋友主动进来或者邀请他们进来,全面正确认识了解中国的国情、中国的发展和中国对世界的贡献,讲好‘中国故事’,已显得非常紧迫和尤为重要了。”四川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办公室(国际部)副主任车华武告诉记者,“承接对外培训,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党校和行政学院的优势资源,搭建一个对外展示和深度交流的平台,讲好‘中国故事’,增强国际影响力。”

  “开放办学是行政学院办学的最大特色,也是我们一直秉承的理念。”车华武介绍,一方面,中联部、商务部、国家行政学院等承接的涉外专题培训把四川作为培训和实地考察基地,另一方面,四川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近年来也积极加强与各国政府机构、行政院校、著名高校、科研院所、学术团体的交流与合作,先后与美国、加拿大、德国、瑞典等30多个国家和我国港澳台地区建立了交流合作关系。

  一组统计数据显示了四川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近年来涉外培训和交流活动的“井喷”:2013年来访的外国专家及代表团队共计4批、39人次;2014年3批36人次;2015年陡升为16批、395人次。同时,2015年的涉外培训在范围上也有较大拓展:不仅有来自非洲、亚洲、欧洲等近20个国家的各种研修班、考察团,还与越南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法国驻华使馆、澳大利亚和韩国驻成都总领事馆达成了合作意向。

  “跟我们学院一年1万多人次的对内培训数量相比,对外培训目前还只能算‘小众’。但纵向来比,对外培训的数量在不断增长,以后也将逐步成为常态。”车华武分析。

  学什么?

  “中国经验”受欢迎

  越来越多的外国团组来到四川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参加培训,究竟学什么?

  “不同国家不同类别的团组需求是不一样的。总的来说,发展中国家大部分希望到中国来学习政党建设和社会管理经验等;而发达国家的团组则主要为了深入了解中国的相关政策走向和中国特色的理论理念等。”有多年从事国际合作交流工作经验的四川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办公室(国际部)主任科员康佳对记者说。

  梳理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近年来的涉外培训团组类别可以发现,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团关注点更多集中在领导干部培养、执政能力建设、公共行政管理等方面。如2013年的“拉美国家公务员公共行政管理研修班”,2014年的“西语国家公务员公共行政管理研修班”,2015年的非洲葡语国家青年领导人研修班、尼泊尔执政能力建设研讨班、刚果劳动党干部研讨班以及今年的非洲英语国家政党青年领导人研修班等。“我们很敬佩中国共产党在严明纪律方面的做法。作为非洲南部的国家,我们对这期研修班有非常高的期望,有很多希望向中方学习的地方。”非洲英语国家政党青年领导人研修班在川的第一天学习座谈,马拉维民进党选举事务副主任哈德森·姆派波就迫不及待表达了心声。

  而来自日本、新加坡及欧洲一些发达国家的专家和代表团则更关注中国的政策走向和独特经验。如2012年新加坡公务员研修班一行30人,就是来自新加坡经贸、城建、教育、财政等多个部门的司局级官员。“由于各种原因,中国的很多经验其他国家其实是没法学的。但像新加坡这样的国家,他们与四川的交流领域非常广泛,所以会经常派官员来我们这里学习交流,不是一定要学习照搬经验回国,而是想知己知彼,然后才能更好合作。日本有一段时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频繁来访。”康佳告诉记者。

  怎么学?

  座谈交流加实地考察

  尽管早就在新闻或各种纪录片里看到过汶川特大地震的情况,但真正身临其境,来自非洲英语国家政党青年领导人研修班的学员们还是被深深震撼了,继而对四川灾后重建取得的成就更为钦佩。

  学员们的这种表现,陈旭教授已经见惯不惊。“四川近年来先后经历了汶川和雅安两次大地震,在抢险救灾、应急救援、灾后重建等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拉美、非洲以及亚洲很多国家都专门派团来学习经验,除了会议室的座谈和交流外,现场实地考察是非常重要的环节。”陈旭说。

  座谈交流和实地考察,是涉外培训的主要形式。比如非洲英语国家政党青年领导人研修班来川后,除了一节课的座谈交流之外,更多的行程还是在路上:先后前往崇州市隆兴镇、白头镇,汶川县映秀镇和大熊猫基地,就农村基层党组织带领群众发展经济、灾后重建和熊猫外交与保护等情况进行了实地考察。

  为把丰厚的自然历史和社会经济发展资源的亮点变成看点,增强对外开放办学的吸引力,省委党校(四川行政学院)还设计了更多参观考察和现场体验线路,如成都规划馆——天府软件园一线的成都发展模式线路;三星堆——金沙遗址博物馆一线的历史文化线路;大熊猫基地——都江堰一线的生态文明建设线路等。“南非也有很多农业基地,但是我们基本没有考虑过除农产品之外的附加值,比如可以把农业和旅游业结合,发展产业,进行多元化经营。”崇州隆兴镇游人如织的金黄油菜花海和崇州10万亩粮食综合示范基地“农业共营制”经验让来自非洲的学员们耳目一新。“这次到了中国的最基层,才深深感受到中国共产党已经深深植根于基层组织中,体现出了强大的领导力和旺盛的生命力。希望在未来能有更多机会来中国交流,向中国学习,把中国的好经验带回非洲,让我们国家的人民受益。”作为研修班班长的哈德森·姆派波如是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