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为军民深度融合探路 下好先手棋 打好主动仗
www.gcdr.gov.cn  ( 2016-09-20 08:30:55 )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陈明鸿  记者:张守帅 张岚  

本报制图/卢浩

  路径

  肩负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央赋予四川最重大的改革试验任务,四川在这个金秋九月展现出独具特色的一面。先是9月初,总投资580亿元的27个军民融合重大项目签约;继而成都出台“军民融合十条”,20亿元的相关产业投资基金落地;就连第八届四川省博士专家论坛和第五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主题也与之密切相关;随着科博会即将拉开大幕,四川又向打造中国 “军民融合第一展”迈出坚实一步。

  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恰是四川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核心所系。狠抓载体建设,下好科技创新“先手棋”,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四川蹄疾步稳,率先试验,力争早见成果,当好全国军民深度融合的“探路先锋”。

  □本报记者 张守帅 张岚

  成德绵的“含金量”助推国防科技工业腾飞

  早在今年4月,四川就率先与国家国防科工局和所有央属军工集团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以壮大国防科技工业为抓手,明确了推进军民深度融合的现实路径。

  先天优势明显:摸底显示,四川军民融合产业经济规模收入达2660亿元,居全国第二位;四川军工核心能力建设投资约占全国的六分之一,排名全国首位。

  根据日前印发的《四川省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发展实施方案》,四川将通过5年努力,推动军民融合主营业务收入突破4000亿元,初步建成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国防军工战略基地、军地优势资源共享转化示范区、军民两用技术协同创新先导区、军民融合高端产业发展集聚区。

  今年,军民融合重大项目频频落地,引人注目。尤其是正在推动的150项军民融合技改升级和产业化项目建设,以及加快培育的50户特色鲜明的军民融合大企业大集团。

  以成德绵为核心,加快发展平台建设,是“有凤来栖”现象背后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绵阳市委常委、科技城党工委副书记颜超说,该市依托打造十大军民融合产业园,加快推进核技术应用、空气动力、信息安全、北斗导航、航空发动机等军民融合重点产业发展,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军民融合产业集群。

  成都则正启动实施“1+N”空间布局体系,即以成都天府新区军民融合创新产业园为核心,以成都高新区、成都经开区、青羊区、新都区、双流区、彭州市等特色产业园(基地)为支撑。成都市经信委主任施跃华说,成都“初步形成了布局合理、多园支撑、协调推进的空间发展格局”。

  地处成都、绵阳之间的德阳,尽管历史上军工企业布局并不多,但制造业的比较优势,在涉及重型装备领域的军用技术民用转化领域大有可为,目前军品生产、通航产业、核技术产业、新材料产业、人才培养等五大“战场”的“战役”已经打响。

  科学技术的驱动力 共建协同创新“共同体”

  四川有一个产业联盟,在全国拔得头筹——由九洲集团发起,中航工业成飞公司、四川大学等58家单位共同组建了“四川军民融合高技术产业联盟”。

  九洲集团董事长杜力平表示,这一跨行业和领域的创新型合作组织,旨在推动科技人才、军工重点实验设施、大型科研仪器等科研资源开放、共享,促进军民两用技术的双向转移和跨界应用。

  无独有偶,今年8月,由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材料研究所发起组织的“四川省军民融合高新装备先进材料产业联盟”宣告成立,各个军民融合细分领域的协同创新体加快缔结。

  据了解,四川已组建了北斗通信、商用无人机、航空发动机等产业联盟,军工企事业单位联合省内院所、高校、企业,建设了一批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重点实验室、工程实验室等协同创新平台,力争到2020年形成体系完善、创新驱动、高效增长的军民融合高技术产业形态。

  这种协同,加快了军地共建技术研发中心的进程,民口科技创新平台参与军品科研生产不再是凤毛麟角的个案。“突出创新驱动,才能增强军民深度融合的活力。”省发展改革委主任唐利民说。四川正加快编制两个“目录”,一个是“军转民”技术推广目录,一个是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民参军”产品技术目录,以此加快军民科技成果双向转移转化,形成双向热潮涌动的局面。

  令众多企业感到振奋的是,四川支持“民参军”技术成果申报国防科技奖励和申请国防专利。四川海特集团已率先“尝鲜”,其公司研发某型发动机工程荣获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

  改革注入的活力 充分释放“破壁”红利

  军工企业可否是混合所有制?四川明确提出:支持各类投资主体参与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推动民口企业与军工企业组建混合所有制企业。“由初步融合向深度融合转变,必须坚持问题导向,聚焦根本问题。”唐利民认为,能否尽快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军民融合改革经验和政策措施,取决于改革力度,“也只有破除制约深度融合的体制机制障碍,才能进一步释放军民融合发展带来的红利。”

  针对“军转民”受体制机制约束、“民参军”门槛高、军工资源共享难等问题,四川围绕8个方面明确了24项重点任务。

  中国兵器装备集团自动化研究所,一度发不起工资,目前民口产品占到全年收入的一半,站稳了市场。其党委书记周勇说:“如果不能改制,一分钱的股权投资都需上报集团,有时只能错失项目和机会。”

  四川启动的军工科研院所分类改革,给了他机会:坚持“一院一策”,为相关科研院所量身定制具体实施方案,推动从事一般军品配套生产的军工科研院所改制重组为集团公司、控股公司或资产经营公司等,培育一批面向军民两个领域、服务行业和区域发展的军民融合型科研机构。

  此外,四川还将开展民营企业军工能力建设国家投资改革试点,采取投资入股、租赁、借用、调配等多种方式,支持“民参军”企业提升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能力。

  据了解,四川已统筹制订了推进3家重点军工科研院所转企改革、4家军工企业股份制改造或公司化改制、3家军工单位后勤社会化改革计划。同时,加快推进100家民口企业进入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和维修领域,上半年已有64家单位取得保密资格认证。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