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企业对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看法的问卷调查分析
www.gcdr.gov.cn  ( 2013-12-31 09:34:13 )  来源:《国研视点》
编辑:  罗智刚  

当前企业对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看法的问卷调查分析

  为深入了解当前我国企业对进一步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看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和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于2013年3~4月间进行了专题调研问卷调查,共回收有效问卷1539份。其中上市公司1387家,占90.1%,非上市公司152家,占9.9%。从所有制看,38.8%为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5.5%为外资及外资控股企业,55.7%为民营及民营控股企业。从行业分布看,第一产业占3.2%,第二产业占66.9%,第三产业占29.8%。从地区分布看,参与调查的企业来自除安徽省外的全国30个省市区,其中东部地区879家,占57.9%,中部地区216家,占14.2%,西部地区278家,占18.3%,东北地区146家,占9.6%。样本企业具有较广泛的代表性,所反映的企业看法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一、企业对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的愿望十分强烈
  (一)多数民营企业认为发展的总体环境一般,但外资企业较为乐观
  参与调查的827家民营企业中,33.1%的企业认为当前发展的总体环境较好,50.9%认为一般,另外16.0%的企业表示较差或很差。但73.5%的外资企业认为中国外商投资环境比过去好,17.0%认为近年来没有变化,只有9.4%认为比过去差,说明中国的外商投资环境在持续改善。
  (二)企业反映最强烈的是提高审批效率、落实限时办结制和减少审批层级
  近三年,调研企业平均每年向政府申报、审批项目数量平均17.67个,其中企业认为有21.18%属于“不必要的审批事项”。在各类审批中,各企业遇到最长审批时间平均为171.35天,涉及审批部门平均5.67个,涉及审批程序平均9.40道。
  对于在行政审批中最需要改进的方面,56.3%的企业认为需要“提高审批效率,落实限时办结制”;48.9%认为需要“减少审批层级,明确各级部门审批权限”;36.2%认为需要“增加关于审批标准和流程的透明度”;34.8%认为需要“减少审批事项,放松管制”[①本题为单选题,但有许多企业同时选择了四项,说明企业对这些问题都非常重视,由于部分企业多选,因此合并比例大于100%。下面的选择中,不少属于同样的情况,我们认为,这有时反映了企业对很多问题都非常重视,因此,保留了合计权重大于100%的情况。]。
  (三)企业认为政府补贴方面迫切需要增强透明度和公平性,并优化补贴结构
  政府补贴已经成为企业重要的收入来源。调研企业每年获得政府各类资金支持、财政补贴、税收减免与税收返还约占营业收入的6%,企业为此付出的成本约占实际获得补贴收入的18%左右。
  政府通过各类专项补贴来扶持企业的方式主要存在信息不通畅、标准和程度不清楚,以及评审过程不透明三大问题。54.8%的企业反映“企业无法及时获取各类政府补贴信息”,37.7%的企业提到“获取补贴的资格、标准、程序不清晰”,32.6%的企业提到“补贴评审过程缺乏透明度”。
  大多数企业反映需增强补贴的透明度和公平性。56.9%的企业表示应增强补贴透明度和公平性,强化监督管理,46.8%的企业表示应优化补贴结构,35.8%的企业表示应加大补贴力度。
  (四)诉讼成本高、花费时间长和执行难是企业遭遇民事、经济纠纷时不选择“法律手段”的主要原因
  虽然超过80%的企业在遭遇民事、经济纠纷时主要通过法律手段进行解决,但是仍有不少企业(23.2%)在选择依靠法律解决的同时,还要通过私下协商解决和寻求行政力量及社会关系支持解决。
  关于企业遭遇民事、经济纠纷时没有选择“法律手段”的原因,41.5%的企业表示是因为诉讼经济成本高,45.8%表示诉讼处理时间长,44.0%表示胜诉后执行难。
  (五)企业非常希望行业协会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多数企业认为目前行业协会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行业协会职能定位不清楚和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行业协会发挥作用空间小是目前行业协会难以发挥作用的主要原因。
  参与调查的企业非常希望行业协会能够在如下四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86.3%的企业希望行业协会在维护企业利益方面发挥更大作用,80.0%的企业表示希望行业协会在为会员企业服务方面发挥更大作用,56.2%的企业表示希望行业协会在承担部分政府职能、创新工作方式、维护行业秩序方面发挥更大作用,52.0%的企业表示希望行业协会在行业自律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二、企业十分关注从多方面进一步完善市场体系
  (一)企业普遍反映遇到过多种形式的地方保护,多数企业反映近年来地方保护有明显改善
  从问卷反映看,目前企业仍然普遍感到存在多种形式的地方保护。其中,66.8%的企业反映遇到过“政府对本地产品进行保护”,46.5%的企业反映遇到过“外地发生法律诉讼时遭受不公平待遇”,40.1%的企业反映遇到过“企业到外地投资,在获取外地政府财税支持、土地资源等方面受到不公平待遇”。参与调查的所有企业中,76.5%的企业认为近年来地方保护问题有明显改善。
  (二)超过一半的企业认为当前土地、矿产等资源配置中,政府主导成分大,有选择性的配置直接导致企业机会不公平
  58.8%的企业认为要获取土地、矿产等资源,主要“依靠企业实力参与竞争获取”,但也有42.2%的企业认为“与政府的关系”很重要。超过一半(52.9%)的企业表示当前土地、矿产等资源配置中,存在政府主导且有选择性的配置导致机会不公的问题;40.7%的企业表示存在大企业容易获得,小企业较难获得的问题;33.7%的企业表示存在政府对企业获取资源附加较多条件的问题;13.0%的企业表示存在暗箱操作、权钱交易等严重腐败问题。
  (三)在垄断行业中,企业认为当前应当最优先推动石油天然气、电力和铁路的改革,推动垄断行业改革的关键是引入竞争
  71.2%的企业表示当前应优先推动石油天然气行业改革,54.0%认为应推动电力行业改革,40.8%的企业表示应推动铁路行业改革,此三项是企业反映最强烈的垄断领域。
  参与调查的所有企业中,70.6%认为推进垄断行业改革的关键是引入竞争,这一比重远远高于其他方面。另外,44.9%的企业认为关键是政企分开,20.7%的企业认为关键是加强监管。
  (四)企业认为当前提高政府市场监管能力的重点是转变政府职能,减少行政干预,增强监管独立性
  政府的市场监管是促进企业公平竞争的重要保障,但调研中只有21.2%的企业认为政府在市场监管方面发挥了很好的作用,约一半的企业(49.8%)认为政府发挥的作用有限;34.9%认为政府在市场监管方面缺位、越位、错位严重,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管太多。
  超过一半(54.8%)的企业认为当前提高政府市场监管能力的重点是转变政府职能,减少行政干预,增强监管独立性;近1/3(28.7%)的企业认为重点要完善法律法规和行业标准,保证有效执行;13.9%的企业认为重点是提高监管的透明度、公平性。
  (五)失信和违法成本低是当前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
  参与调查的所有企业中,72.9%的企业认为当前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总体情况有改善,但多数企业认为当前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仍然存在许多突出问题。其中50.2%的企业认为是失信和违法成本低,导致社会信用环境恶化;23.0%的企业表示大企业或垄断企业利用霸王条款在付款、定价等方面侵害中小企业利益;另外11.5%的企业认为政府信用严重缺失也是当前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存在的重要原因。
  三、企业希望从多方面着手优化创新环境
  (一)企业遭遇知识产权侵权的现象非常普遍,而且侵权行为较为严重
  参与调查的所有企业中,超过四成(41.6%)的企业遭遇过知识产权侵权行为。在遭遇过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企业中,有约1/3(33.2%)的企业表示遭遇过严重的知识产权侵权。
  (二)企业采取法律手段保护知识产权的效果有较大差异,上市公司反映较为有效,但非上市公司中高达四成的企业反映法律手段难以保护企业知识产权
  参与调查的上市公司中,有85.4%的企业表示采取法律手段保护知识产权有效,但非上市公司中有高达39.0%的企业表示采取法律手段保护知识产权无效。
  法律手段无效的主要原因仍然是执行难、诉讼成本高和法律不完善。参与调查的所有企业中,51.5%的企业认为执行效果不明显,32.2%认为是诉讼成本太高,28.0%的企业认为法律手段不能很好保护企业知识产权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法律制度不完善,而认为地方政府干预和判决不公正的比重较小,分别为6.7%和5.0%。
  (三)影响企业创新意愿的三大主要因素是创新风险大、缺乏创新人才及技术来源
  调查中超过1/3(35.4%)的企业认为“创新门槛高、周期长、风险大,不如产能扩张稳妥”是影响创新意愿的主要因素,27.1%的企业认为“创新缺乏人才和技术来源”是主要因素。
  其他一些因素也有重要影响,15.1%的企业认为“行业利润严重失衡,投资创新不如房地产、金融业的比较收益高”,16.1%的企业认为“知识产权、专利保护、人才等不到位”,5.3%的企业认为“融资难”影响了企业创新。
  (四)相当一部分企业反映研发费用税前抵扣政策没有得到很好落实
  参与调查的所有企业中,近1/4(23.4%)的企业认为研发费用税前抵扣政策没有得到有效落实。
  研发费用税前抵扣政策没有有效落实的主要原因是可以抵扣的研发费用难以界定,或者说该政策不易执行。参与调查的所有企业中高达43.1%的企业表示界定研发费用抵扣难操作。另外政策宣传不到位,企业不够了解以及科技部门和税务部门协调不够也是两个重要原因。
  (五)影响企业创新的体制性障碍主要是创新产品在产业化过程中遇到融资、市场准入、标准缺乏等难题
  对于影响企业创新的主要体制性障碍,62.5%的企业认为主要是创新产品在产业化过程中遇到融资难、市场准入、标准缺乏等难题。另外,27.4%的企业认为缺乏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16.4%的企业认为在一些产业存在不合理的准入限制,9.9%的企业认为政府干预与行政管制太多,而有3.8%的企业认为是由于政府部门的职能分割和利益关系。
  四、企业对一些具体问题的改革诉求
  (一)深化税收管理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是降低总体税负、推广增值税改革、依法公平征税
  调查企业中,目前税收负担占企业营业总收入比重平均9.73%,其中增值税占企业税收总额比重平均30.58%,所得税占企业税收总额的比重平均24.28%。近九成企业表示税负过重和偏重。其中,27.3%的受访企业表示企业税负过重,59.0%的受访企业表示企业税负偏重。
  行政事业性收费和各种资助及摊派仍然较多,调研企业中行政事业性收费占营业总收入的比重平均1.03%,摊派占上市公司营业总收入的0.41%,占非上市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平均0.94%。
  企业认为当前深化税收管理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依次为:(1)降低总体税负;(2)扩大“营改增”试点,由生产型增值税转为消费型增值税;(3)依法公平征税,减少预征、超征等;(4)增加财产税等直接税种,相应减少流转税等间接税种。
  (二)落实公开、公平、公正、透明的政府采购规则是深化政府采购制度改革的首要方向
  对于深化政府采购制度改革的看法,有68.1%的企业表示应“进一步完善和落实公开、公平、公正、透明的政府采购规则”,其他改革方向依次是“加大政府采购对创新、节能环保产品的支持”、“进一步完善政府采购监管制度”和“加大政府采购对中小企业的支持”等。
  (三)进一步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利率市场化改革和银行业改革是下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三大主要任务
  企业在融资中遇到的主要困难和障碍是融资过程中的行政干预太多和融资成本较高。59.0%的上市公司反映在融资中遇到的主要困难和障碍首先是IPO、再融资和发债审批等行政干预过多,市场化程度低,其次融资成本高。38.8%的非上市公司反映融资中最主要困难是融资成本高,其次是融资和发债审批等行政干预过多,市场化程度低。
  按照重要性和紧迫性排序,企业认为下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主要任务依次为:(1)进一步完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2)推进利率市场化;(3)深化银行业改革;(4)推进民间金融合法化、透明化;(5)放宽金融准入,降低准入门槛;(6)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等。完善资本市场体系、利率市场化改革和银行业改革是下一步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三大主要任务。
  (四)加快改革我国教育培训体系
  劳动力供给结构不合理,熟练技术工人、科研人员缺乏是企业在劳动用工方面遇到的首要困难。50.9%的企业反映当前劳动力供给结构不合理,熟练技术工人和科研人员难找已经成为企业发展中面临的普遍共性障碍,另外也有15.5%的企业反映存在劳动力短缺的问题。在实地调研中,很多外资企业反映,高素质和创新型人才缺乏已经成为制约外资企业在中国进行研发创新的首要困难。
  (五)完善对外投资的政策法规,为对外投资企业加强支持服务
  有74.8%的企业表示希望进一步“完善对外投资的政策和法规,实现对外投资的便利化”,以支持企业“走出去”。有68.5%的企业表示需要政府“完善对外投资的服务体系,为企业提供咨询和服务”,另外也有超过一半的企业(63.4%)表示需要“加强双边贸易协定的签订,保障投资企业海外权益”方面需要改进;其他的企业还反映要求“减少项目审批,增强企业自主性”、“放松外汇管制,提高外汇管理效率”。
  (来源:2013年12月26日国研视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