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找县长”到“找市场”——宜宾县扩权强镇两年调查
www.gcdr.gov.cn  ( 2014-01-09 09:48:34 )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  罗智刚  

从“找县长”到“找市场”
——宜宾县扩权强镇两年调查

  “学习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有何感受?”“我们整对头了!”当前,全省正掀起学习贯彻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热潮,记者在宜宾市宜宾县的乡镇采访,常听到类似这样的感慨。
  是什么“整对头了”?且看2013年前三季度经济数据:宜宾县GDP同比增长12.7%,全市第一;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138.73亿元,全市第一。与此同时,该县民生不断改善,比如自加财政压力、倾斜民生支出,城乡低保实施标准较全市统一标准提高10%,兑现城乡低保46.49万人次、6578.3万元。“放权放对了,市场活跃起来!”和数据相比,宜宾县委书记王光柱更看重两个变化:一是全县的扩权乡镇从“找县长”变为“找市场”;二是县域经济发展从“县上忙项目,镇上忙要钱”变为“县乡同奏一个音”。
  变化,源于一场“逼出来的改革”。
  过去:乡镇长排队要钱
  现在:一个乡镇年增500万元可支配财力

  2011年前,在宜宾市十区县中,宜宾县工业经济排名靠后,“进前三就是胜利”;为了要5万元工作经费,宜宾县乡镇长们几乎都有过排队找县长要钱的经历……
  “手长衣袖短”,局促渗透在宜宾县的方方面面。
  2011年3月,为增添乡镇经济发展活力,宜宾县委、县政府主动“革权”,首批十个扩权强镇试点乡镇产生。
  翻开该县2011年出台的关于开展扩权强镇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26页篇幅中的绝大部分都用于明确“扩权”—人、事、财三大项,63小项权力从县一级下放给乡镇一级。
  以项目审批权为例,由于审批程序复杂、主管部门多等原因,孔滩镇一屠宰场项目曾十年都未批下来。为此,当地有“九个部门管不了一头猪”的说法。
  扩权强镇试点后,该县提出,凡符合发展规划和环保要求,不属于国家政策限制发展,不需要市以上部门和县政府审批,不需要政府投资的项目,一律由扩权试点乡镇政府核准、报县级相关单位备案。
  屠宰场项目经孔滩镇核准、备案后,已在2013年3月成功落地。
  人权、事权、财权中,乡镇党委政府最看重的要算财权。
  “扩权强镇后,乡镇财政收入多了六大项,第一年我们就新增可支配财力500万元。”观音镇党委书记曾晓东告诉记者。
  该县明确规定,扩权试点乡镇新办的规模以上工商业企业缴纳的、归县级所得部分税收全部返还补助给乡镇。两年来,10个扩权试点镇累计新增综合财力7577.3万元。
  进程:高场镇场镇人口两年增一倍
  目标:到2016年城镇化率达50%
  2013年9月初,记者走进宜宾县观音镇,规划占地1200亩的南部新区正拔地而起。
  1200亩,光土地整理就需一笔不小的费用,还要修桥、建滨江大道等公共设施,观音镇利用积累的财政资金和扩权强镇财税优惠政策,采取招投标模式滚动开发。
  曾晓东介绍,县里允许试点乡镇引入BT模式、吸引民营资金开发。观音镇的新区建设,民营资本已投入5000多万元。
  按规划,观音镇南部新区将用5-8年建成能容3万人的现代新城。当地开发商告诉记者,房卖得好,许多居民都看好新城发展。在外打工的曾相文今年初在观音镇买下一套三居室新房:“离土不离乡,镇上医疗、卫生条件好,房子比县上便宜,我们觉得划算,住着也舒服。”
  在高场镇,场镇人口的变化标示着城镇化进程:2010年,场镇人口5000余人,2012年达1万余人;到2016年,预计将超过2万人,城镇化率达50%。
  两年来,宜宾市扩权试点乡镇通过BT或BOT模式推进城镇化进程,协议引资额17.176亿元,实际到位资金5.15亿元左右。
  位于观音镇的宜宾县一中由于资金短缺,没有一个像样的运动场,2012年,观音镇政府一次性拨款300万元给这个县管学校建标准运动场。紧邻岷江的高场镇,投入200余万元修缮、更新了城镇污水处理系统,实现了达标排放。
  变化:从“被动发展”到“主动发展”
  目标:从10个试点乡镇到“全域扩权”
  2011年前,宜宾县34%的村社不通水泥路。自扩权试点以来,各乡镇补助给通村公路的费用由每公里两三千元普涨到四五万元。短短两年时间,观音镇有30个村,白花镇有10个村打通了水泥路……十个扩权试点乡镇共打通通村公路232.9公里,村通水泥路较2010年提高313.5%。
  这不仅因为有了钱,更因为有了“权”。
  “以前我们没权审批土地流转,引进老板来,看好了也定不下来;以前大部分税收都上缴给县上,而现在新增税收返给乡镇,乡镇由"被动发展"转向"主动发展"!”一些乡镇长分析说。
  以高场镇为例,扩权试点以来,引进了果王酒业、中绿林业、宝香园食品、群星渔业等农业龙头企业,原有的中小农户也扩大规模。通过“龙头建基地,基地带农户”模式,5500户农户直接受益,全镇农业人口人均增收850元。“这两年小镇变化很大。”这是蕨溪镇百姓最大的体会。自2011年被确定为扩权强镇试点镇后,蕨溪镇将城乡建设配套费、土地出让金、新增税收有效用于当地经济建设,强化政策、要素、人才保障,全力服务发展。目前已投入700余万元,完成1000余米的街道改造;引资建成3个现代化商住小区;建成规模以上工业企业3个。
  变化的还有民生。自2010年扩权强镇实施以来,蕨溪镇的产业发展了,财力增加了,社会保障能力也逐年提高。“前几年我一家三口每月只能领到108元的低保补助,2013年每月竟然可以领到258元。”蕨溪镇光明村村民张文书说。2013年,蕨溪镇还慰问贫困党员、贫困户、低保户、留守儿童、重病患者1200余人,发放慰问金40余万元,发放临时紧急救助资金5.2万元。
  去年上半年,宜宾县扩权强镇试点的10个乡镇农民人均纯收入4112元,同比增长11.7%;城镇化率达28.53%,同比提高2个百分点。宜宾县委、县政府决定,在全县26个乡镇推进“全域扩权”。
  以镇强县的新思路
  宜宾县大胆挖掘改革红利,打破“以县带镇”发展观念,敢于放权,探索出“层次少、发展好”的发展新模式。
  权力下放,激活的不只是乡镇干部的干事热情,更激活了散布民间的财与智;权力下放,加速的不只是楼房、村道建设,更加速了城镇化进程;权力下放,不只放活乡镇经济,更增添县域经济发展活力。
  (来源:2014年01月04日四川日报;作者:钟晓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