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绩考核看“四变”——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新观察
www.gcdr.gov.cn  ( 2014-04-28 11:11:01 )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编辑:  罗智刚  

“政绩考核看“四变”
——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新观察 
 


  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31个省区市政府工作报告中的GDP增长目标很“低调”:22省份下调,7省份与去年持平。主动降速的同时,各地聚焦提质增效升级。29省份提到大气污染治理,越来越多的省份对民生改善更加关注。
  在这背后,是政绩考核的一场重大变革。2013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组织工作会议上提出,再也不能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来论英雄。十八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明确,要改革和完善干部考核评价制度,完善发展成果考核评价体系,纠正单纯以经济增长速度评定政绩的偏向。
  去年12月,中组部印发的《关于改进地方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工作的通知》立下新规:不简单以GDP论英雄;强化资源消耗、环境保护等约束性指标考核;对限制开发区域不再考核地区生产总值;首提政府债务考核,盲目举债留下一摊子烂账的,离任也要追责。
  政绩考核“指挥棒”的转向,像一股劲风,正在吹散笼罩在政绩观上的“唯GDP之霾”。

理念之变:从“唯GDP”到科学发展

  政绩考核不强调GDP,会不会影响地方发展,导致干部消极不作为?面对考核新规,一些干部心存疑问。
  对此,中组部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强调不简单以GDP论英雄,不是不要GDP了,不是不要经济增长了。仍然要牢牢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合理的经济增长率一定是要有的,需要防止的是不能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生产总值,一味在增长率上进行攀比,以生产总值排名比高低。因此,对干部来说,不是没有发展的压力了,而是压力更大了、要求更高了、任务更重了,由以往单纯比经济总量、比发展速度,转变为比发展质量、发展方式、发展后劲。
  对于这样的转变,河北唐山的领导干部体会颇深——
  在过去的政绩考核“GDP时代”,唐山在河北别称“唐老大”——这座钢铁名城多年稳坐全省头把交椅。直到2011年年度考核,河北在考核体系中增加了生态环境指标,“唐老大”一下子摔到了第七名。
  2012年,唐山花了很大力气转方式、调结构、强生态,终于回升考核榜第二位。
  如何真正让在科学发展上出实绩的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在考核中脱颖而出?围绕“突出科学发展导向”这个核心,此次考核新政有破有立,既要求不简单以GDP论英雄,又要求强化约束性指标考核。各省区市立行立改,考核指标体系也做了同样的加减法——
一方面,GDP所占权重明显“缩水”。辽宁今年经济类指标权重拟从2013年的47.5%调整为37%以下。陕西今年将GDP分值由8分降为6分,各市GDP只要达到全省平均值就视为完成任务,超额完成任务不再加分。
  另一方面,资源消耗、环境保护、消化产能过剩等约束性指标权重不断加码。四川对发展成果的考核要看生态保护、主要污染物减排、环境质量。贵州将城镇污水处理率、城市(县城)环境空气质量达标率等指标纳入2014年市县经济发展考核体系。
  “好”字当头求发展,反映结构优化和转型升级的指标在各地考核办法中纷纷亮相。辽宁开始考核企业提升工程、淘汰落后产能工程。陕西增设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率、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率。
  考核理念之变,在各地发展方向上有直接体现。在年财政收入不足3000万元的青海贵德县,一家年利税500万元的工厂因生态污染被关停。钢铁大省河北壮士断腕大幅压减产能,计划到2017年压减6000万吨钢铁、6000万吨水泥、4000万吨煤、3000万标准重量箱平板玻璃。这些决定的背后,是当地的官员懂得,从长远看,眼前的舍得终将值得。

方法之变:从“一份考卷”到分类考核

  被称为“中华水塔”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生态环境质量关系亿万国人的饮水用水问题。因其特殊使命,自2006年起,青海对三江源核心区的青南三州(黄南、果洛、玉树)不再考核GDP,而是重点考核社会发展指标,权重高达55%。
  不用再“自不量力”地跟西宁比经济了,青南三州领导干部如释重负,在自己擅长的生态保护领域干得有声有色。
  这样的考核让很多地方心生羡慕。考核是“指挥棒”,考什么,干部的工作重点就是什么。要引导各地根据不同发展定位、资源禀赋,选择适宜的发展路径,同一份考卷显然无法达成这个目的。
  针对这个问题,这次考核新政给出的答案是“分类考核”:根据不同地区、不同层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的职责要求,设置各有侧重、各有特色的考核指标。
  如今,分类考核的锣鼓在各地陆续敲响。
  各地普遍对限制开发的农产品主产区和重点生态功能区“另眼相看”,不再考核地区生产总值、工业等指标。四川对藏区州县实行单独的差异化考核,重点考核群众工作、寺庙管理、环境保护和特色经济发展、文化旅游、扶贫开发等情况。甘肃对58个集中连片特困县,由主要考核GDP转向主要考核扶贫开发工作成效。沈阳对棋盘山开发区,用旅游总收入、文化产业发展、森林覆盖率代替经济类指标。
  考核方法之变,为领导干部“松了绑”,让各地各展其才,各类发展路径纷纷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大连四座大型水库所在地庄河市,在建设生态型城市之路上大步迈进。庄河市委书记焦正家自豪地说:“看看大连水质有多好,那就是我们的政绩。”

责任之变:从“新官不理旧账”到“一张蓝图绘到底”

  老百姓对某些干部的“政绩”很不解——
  村里呼吁多年的出行难问题得不到解决,却不惜举债也要在城里修一条超规格超需求的“形象公路”;明明前景很好的项目,因为三五年才见效益被放到一边,只热衷“短平快”、“撑面子”的项目,哪怕投资巨大、潜力不大。
  错误政绩观影响下,一些地方“政绩工程”屡有出现,政府债务规模膨胀。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底抽查的36个地方政府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超过3.8万亿元,较2010年底的3.4万亿增长近13%,其中16个地区债务率超过100%。
  有的干部为了追求自己的“政绩”,不顾长期发展规划,一心研究新蓝图。新官不理旧账,老百姓对此怨声载道。
  “着眼树立正确的政绩观、权力观,坚决遏制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组长刘云山,在教育实践活动中明确要求。
  为了严格约束“寅吃卯粮”行为,考核新规念起了“紧箍咒”:首提政府债务状况考核,并提出制定违背科学发展行为责任追究办法,对拍脑袋决策、拍胸脯蛮干的干部,离任也要追责。
  今年,云南在“新鲜出炉”的对州(市)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县委书记的两套考核办法中都明确,强化任期内举债情况的考核,强化发展思路、发展规划连续性考核,强化对积极化解历史遗留问题情况的考核。吉林也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明,建立领导任期内举债的考核评价、审计和责任追究机制。
  杜绝“一任一张蓝图”,布下追责“高压线”还不够。考核新规一手严控“政绩工程”,一手树立打基础利长远的导向,强调考干部看显绩更看潜绩。
  显绩易知,潜绩如何考?这个新要求成为各地反映最集中的难题。
  陕西的办法是通过量化考核、多方评价、综合评定让潜绩“显”出来。在民主测评中设置科学决策、工作思路、发展潜力等指标,通过量化打分直观反映干部潜绩。在民意调查环节,请各方代表多角度评价干部潜绩。
  考核责任之变,把“一张蓝图抓到底”的导向树立起来。河北衡水市委书记李谦说:“想出政绩就得踏踏实实给老百姓办点儿实事,打基础利长远也是政绩!”
  “生态衡水,绿色衡水”这个延续多年的发展思路,被李谦传承下来。2013年1月上任后,他紧锣密鼓地继续推进“一人一亩林”计划,全年造林30万亩。如此大力推动下,“一人一亩林”的愿景将在今年底顺利实现。在李谦眼中,这就是政绩,“能让老百姓得实惠的好思路,就要一任接着一任干!”

用法之变:从考用脱节到考用结合

  考了不用,不如不考。考核结果得到正确有效使用,考核工作才更有生命力。但从一些地方实践来看,考用脱节正是考核工作迫切需要解决的头号问题。
  考核部门最头疼的是考核名目繁多:“结果这么多,哪个最管用?哪个仅做参考?”
  考核新规对规范和简化各类工作考核提出了明确要求:加强对考核的统筹整合,切实解决多头考核、重复考核、繁琐考核等问题,简化考核程序,提高考核效率,防止考核过多过滥、“一票否决”泛化和基层迎考迎评负担沉重的现象。
  各地对这个要求拍手称快,清理行动迅速展开。
  新疆把各部门自行组织实施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履职情况等9项考核统筹纳入政绩考核。重庆实行“三个一律”:凡中央部委文件没有明确规定的一律取消;凡不符合全市“五大功能区”建设要求的一律取消;凡纳入综合考核的,其单项考核一律取消。清理后,以市委市政府名义考核区县的项目由86项整合为综合考核1项;以市级部门名义考核区县部门的项目由185项精简为26项。
  “班子结果摆在那,正职与副职的贡献度怎么区分?”浙江的回答是,班子正职根据班子年度工作实绩考核评价情况进行量化评价,副职则根据分管工作的单项指标进行量化评价。
  考出干部政绩后,如何根据结果兑奖惩?这也是考核对象关注的焦点。激励优秀者之外,各省纷纷立下“硬杠杠”,对结果“不理想”者铁腕问责。
  对领导干部,河北规定,年度考核结果为基本称职等次的,对其进行诫勉谈话,一年内不得提拔重用。宁夏规定,年度考核被评为不称职等次的要降职使用。
  对领导班子,甘肃明确,被评为较差等次的,对班子主要负责人降职或改任非领导职务,其他领导干部一年内不得提拔使用或平职交流到重要岗位任职。内蒙古的办法则是,领导班子连续三年被评为一般或较差等次的,进行组织调整。
  一石激起千层浪。考核结果用法之变,让“指挥棒”导向和激励作用更显著。各级领导干部纷纷表示,结果使用“动真格”将倒逼他们树立正确政绩观,追求又好又快的发展。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