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中的清廉本色与为政智慧
www.gcdr.gov.cn  ( 2017-03-28 15:03:21 )  来源:共产党员网
编辑:陈明鸿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中纪委七次全会上指出:“党员、干部要不断提升人文素养和精神境界,去庸俗、远低俗、不媚俗,做到修身慎行、怀德自重、清廉自守,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修身慎行、怀德自重、清廉自守作为衡量党员干部人文素养和精神境界的准绳,也是做合格党员干部最基本和最起码的政治本色要求。

  “清廉”本色的寓意

  清廉自守,历来被视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将它作为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要求,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古为今用和继承发扬。

  清廉是为人的本分。明代思想家吕坤说:“大行之美,以孝为第一;细行之美,以廉为第一。”说廉是细行,其实也是做人和持家的大道。古往今来,凡是重视家庭教育、注重家风建设的有识之士,都不主张积金满堂,教人以奢。司马光曾教导子孙说:“昔者圣人遗子孙以德以礼,贤人遗子孙以廉以俭。”其在《训俭示康》这篇家训中,不仅训示子孙要向李沆、鲁宗道、张知白等以清廉为望的前辈学习,牢记自己“清白相承”的寒家出身,更希望子孙不要重蹈历史上何曾日食万钱,骄溢倾家;石崇奢靡夸人,卒死“东市”;特别是寇准豪奢一时“子孙习其家风,今多穷困”的覆辙。教子孙以清廉,作为司马光为人持家的本色,也铸就了《温公家范》在古代家庭教育的轨范地位。

  清廉是为官的本真。自汉代以来,受儒家思想影响,设立过“孝廉”形式的察举考试,这种制度被魏晋南北朝所沿用,成为当时选拔官员的重要途径。关于“孝廉”的含义,后人曾解释:“孝谓善事父母者,廉谓清洁有廉隅者。”当清廉成为进入仕途的标准之一时,也就意味着为官者要承受更高层次的道德评判。梁武帝对初任地方官员“诫以廉慎”,反映的就是当时以清廉选官用人的倾向。对于甄彬却“无言以赠”,这也是因为甄彬清廉的为人本色早已符合了为官的本真要求。唐代贤相姚崇曾作有《辞金诫》云:“尔以金玉为宝,吾以廉慎为师;尔以夜昏可纳,吾将暗室不欺。”人报以金,掷之如瓦砾。以清廉为警、以清廉为诫,从来都是选官用人的明规矩,而非潜规则。对领导干部进行任前廉洁自律诫勉谈话,更是我们党加强干部队伍思想和作风建设常用有效手段。“按本色做人”“按角色办事”,也已成为当今领导干部做人为官的基本遵循。角色不同,办事有别,但做人未变。

  清廉是为政的本旨。“廉者,政之本也”。清廉既是为政之本源,也是为政的宗旨。齐景公曾问晏子:“廉政而长久,其行何也?”晏子对曰:“其行水也。美哉水乎清清!其浊无不雩涂,其清无不洒除,是以长久也。”水,就如同廉政的大环境。水清则廉政行且久,水浊则廉政速而亡。清,是水的本色;山清水秀,是自然生态的本色,政治生态也同样需要山清水秀这样的本色。因此,清廉不仅在治国理政中起到一个向导作用,更是检验政治生态环境是否不逾山清水秀本色的标准。

  涵养清廉文化 守住为政之本

  “绿者,叶之本色”。清廉,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本色之一,人人应当坚守。缺少这层本色,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不但会失色不少,今日的政治、法治建设,也会失去文化的涵养。所以说,清廉是为人、为官的本色,同时也是为政的保护色。

  “凡为政者,万分廉洁,止是小善;一点贪污,便为大恶。”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惩治腐败一直保持高压态势,维护了良好的政治生态环境,将全面从严治党推向纵深发展。依法治权、依法治官是推进依法治国、依法执政和依法行政的必然要求,也是法治思维下反腐治权的必然选择。我国现阶段的反腐败斗争,一方面成绩显著;另一方面形势严峻,呈现出成效明显和问题突出并存的复杂局面。从我国的历史经验中可以发现,律己廉为首,治国法为先。猛药去疴、重典治乱可以治标,正心修身、涵养文化则能够治本。为人,只有不忘清廉本分;为官,只要守住清廉本真;为政,必须牢记清廉本旨,最终才能永葆清廉本色。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