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理论逻辑
www.gcdr.gov.cn  ( 2017-04-01 09:12:20 )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陈明鸿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两次提及“自我革命”的重要论述:一次强调“要以勇于自我革命的气魄、坚忍不拔的毅力推进改革”;一次强调“全党要以自我革命的政治勇气,着力解决党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在去年底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他强调:“中央政治局要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方面为全党作表率,做勇于自我革命的战士。”在今年2月13日召开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深入系统地阐释了我们党以人民利益为中心的自我革命精神,再次强调:“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也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要兴党强党,就必须以勇于自我革命精神打造和锤炼自己。”在全面从严治党的新形势下,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深入理解我们党不断勇于自我革命的理论逻辑,是当前的重要任务。

  回顾96载光辉历程,中国共产党在带领人民不懈奋斗中,战胜了一次次困难,迈过了一道道沟坎,渡过了一个个难关。我们党之所以能不断应对挑战、抵御风险、克服阻力、解决矛盾,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与生俱来的巨大的“自我革命”的政治勇气。这也是我们党与西方政党相较,独具特色的红色气质与精神魅力。

  人民立场:自我革命的价值前提

  清末民初,面对空前深重的民族危机,为挽救斯民于水火,各种政党迭起,不同主义粉墨登场,但都因价值立场未能与人民利益相一致,只能以失败收场。弥留之际的孙中山先生在《国事遗嘱》中发出警醒之言:“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积四十年之经验,深知欲达到此目的,必须唤起民众及联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奋斗。”

  价值立场表征着价值主体的原点与归宿。持守一定的价值立场,对一个政党而言实属根本,关乎其政治命运。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日起就始终秉承人民立场。毛泽东同志深刻指出:“从四万万五千万人民的利益出发……讨论其他任何别的问题,就是这个出发点,或者叫做立场。还有什么别的出发点、别的立场没有?没有了。为了全党与全国人民的利益,这就是我们的出发点,就是我们的立场。”

  党在工作中实行群众路线,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党章》指出:“我们党的最大政治优势是密切联系群众,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是脱离群众。”我们党之所以能够面对复杂多变的中国问题,不断调适,实现自我革命,人民立场是价值前提。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政治立场,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我们党除了人民的利益,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只有做到不谋私利,才能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检视自己,克服缺点,改正错误,解决问题。我们党始终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顺应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始终不渝带领人民实现幸福生活。

  批评与自我批评:自我革命的基本方法

  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党的优良传统与作风。毛泽东同志对此下过精辟定义:“我们分析一个事物,首先加以分解,分成两个方面,找出哪些是正确的,哪些是不正确的,哪些是应该发扬的,哪些是应该丢掉的,这就是批评。对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历史加以分析,这是自我批评;对别人进行分析,就是批评别人。”与批评别人相比,党开展的自我批评,与其他政党有着本质区别,“自我批评是马列主义政党的不可缺少的武器,是马列主义方法论中最革命的最有生气的组成部分”。

  党的光辉历程,就是一部不断自我革命的奋斗史,批评与自我批评贯穿始终。我们党早在1929年的《古田会议决议》中就已指出:“党内批评是坚强党的组织,增加党的战斗力的武器。”通过批评和自我批评,正确解决党内矛盾,开创了自我革命的范例。毛泽东同志指出:“自己来批评自己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这会不会使我们的党丧失威信呢?我看不会。相反的,会增加党的威信。”“这种自我批评只有在我们的部队里才有,在国民党军队里这是不可能的。”的确,国民党害怕批评,而我们党坚持了批评与自我批评,增加了党的威信。新中国成立后,党继续保持这一优良作风。党的七千人大会,就很好地进行了批评与自我批评。刘少奇同志说:“各级党的委员会一个月之内要有一次党内生活会。委员会开会,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邓小平同志指出:“谈谈心,相互批评批评,有意见就讲。”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自我批评要一日三省,相互批评要随时随地,不要等小毛病发展成大问题再提。要让批评和自我批评成为党内生活的常态,成为每个党员、干部的必修课。”开展良好的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是巩固党的团结统一,加强党内监督,保持党的肌体健康,使党充满生机的有力武器。

  民主集中制:自我革命的制度支撑

  民主集中制,即指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党章》规定它“既是党的根本组织原则,也是群众路线在党的生活中的运用。”《宪法》规定“国家机构实行民主集中制的原则。”民主集中制是党的根本组织原则,是最重要的组织纪律,也是党能不断修正错误,实现自我革命的制度保障。

  我们党建党伊始,就提出了民主集中制原则,但因缺乏实际经验并未得以较好践行。直至党的六大才提出了民主集中制三原则,这是集体民主决议的最早规定。在长期复杂的斗争环境中,党始终不渝地坚持发展民主集中制。对此,不能按照西方政党关于民主与集中的表层含义来理解,而要从马克思主义政党的高度来阐释其深刻内涵。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言:“民主是一个方法,看用在谁人身上,看干什么事情。”“要求抽象的自由、抽象的民主的人们认为民主是目的,而不承认民主是手段。民主这个东西,有时看来似乎是目的,实际上,只是一种手段。……民主自由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都是在历史上发生和发展的。在人民内部,民主是对集中而言,自由是对纪律而言。……这种民主和集中的统一,自由和纪律的统一,就是我们的民主集中制。”

  没有充分的党内民主,既不能总结经验教训,又不能集中群众意见,更不能制定出正确路线。与此同时,没有正确的党内集中,就不能实行党委的集体领导,就会出现一言堂家长制,独断专行。毛泽东同志强调:“如果没有充分的民主生活,没有真正实行民主集中制,就不可能实行批评和自我批评这种方法。”没有高度的民主,就不能有高度的集中,没有高度的集中,党就不能实现自我超越。世界上没有抽象的自由与民主,只有具体的自由和民主。自由是有领导的自由,民主是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党的历史实践反复证明:只有民主集中制坚持得好,党的肌体才能充满活力,党的事业才会兴旺发达。

  中华民族的自省传统:自我革命的文化源泉

  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文化资源是多维度的,其继承了来自马克思主义否定之否定规律,借鉴了古希腊以降“认识你自己”的西方自我认知的理性传统,以及创造性运用了中华优秀文化中的自省传统等,这里主要论及后者。

  党在延安时期就曾指出:“中国共产党人是我们民族一切文化、思想、道德的最优秀传统的继承者,把这一切优秀传统看成和自己血肉相连的东西,而且将继续加以发扬光大。”明确指出党是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者。我们党之所以能在关键时期敢于坚持真理,敢于自我革命,正是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在政治伦理中很好地继承并发扬了中华优秀文化的自省传统。

  自省是中国传统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修养方法。这套独特的修养方法,要求根据一套普遍的道义原则,经常反省自我的思想意识、言论行动等,审视其是非,辨识其善恶,不断提高道德修养与人生境界。如《论语》的“内省不疚,夫何忧何惧?”“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省也。”“吾日三省吾身”更是耳熟能详的自省方法。如《大学》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孟子》的“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等,都在时刻提醒自我反省。至宋明后,自省传统进一步发展,王阳明曾言:“要人晓得一念发动处,便即是行了。发动处有不善,就将这不善的念克倒了,须要彻根彻底,不使那一念不善潜伏在胸中。此是我立言宗旨。”要求时刻以是非善恶来警醒自我。中华文化中的自省传统源远流长,影响深远。我们党是优秀传统文化的最坚定继承者与真正发扬者,从建党之日起就把中华民族深远悠久的自省传统作为政党伦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把其转化到勇于自我革命、勇于着力解决自身存在问题的政治坚守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