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不设防恐成“狱”
www.gcdr.gov.cn  ( 2017-04-06 10:20:27 )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陈明鸿    

年前去拜访一位国企老总,快进办公室时撞见一位中年男子匆匆退出。进得门来,老总让我稍候,只见他电话请来公司的纪委书记,将三张礼品卡上交,并嘱纪委书记开张收据给他。交接完成后,他感慨地跟我说:“有些送礼的,死乞白赖,不仅推不掉,还扔了就跑。既然躲不开诱惑,就主动把自己关进‘笼子’。”

不禁想起一个古老的传说。墨西拿海峡盘踞着女妖塞壬,经过的航船常被她诱人的歌声魅惑至船毁人亡。希腊英雄奥德修斯率领船队经过此地时,偏不信邪但又怕自控不住,于是命令水手用蜡封住耳朵,并拿绳索将自己绑在桅杆上,结果自己真的为歌而狂,所幸水手听不见塞壬歌声,也听不见松绑的命令,方才安然渡过。“小惑易方,大惑易性”,当遇到诱惑时,人们往往无法预估到自己会有怎样的行动,即便是英雄也当充分估计自己的弱点,不要因为太过自信而不设“防火墙”。

在一定意义上说,腐败何尝不是一场情不自禁的沦陷。四川成都市原计委副主任马万杰落马后讲过一段颇具代表性的话:“面对各种诱惑,我认为自己是在革命家庭中长大的,基本的觉悟和素质是有的。但由于对自己过于自信,最终,我倒在了项目上,栽在了金钱面前。”翻开许多贪官忏悔书,发现他们与马万杰一样,起初都能洁身自好,都自信可以磨而不磷、涅而不缁,但有人在房地产开发商的300万贿款前“蒙了”,有人从“几经挣扎收下了第一笔贿金”到“始而惭焉,久而安焉”,有人从油盐不进的“怪老头”变成了四面透风的“贪老爷”,终究是敌不过欲望的诱惑,弯曲了人生的脊梁。

“欲”不设防就一定会变成“狱”,特别是当权力缺乏监管,再强的自信也会被更强的诱惑侵蚀俘虏。奥德修斯是明智的,这种明智不在于拥有多少知识、具备多少定力,而在于意识到诱惑背后的危险,并做出事先的约束。这个道理不少人懂得,司马光在《资治通鉴》里说:“古之圣王,患其有过而不自知也,故设诽谤之木,置敢谏之鼓,岂畏百姓之闻其过哉。”对于党员干部来说,主动接受监督,让“神志正常的自我对酩酊大醉的自我送出绳索”,这既是可贵的品德,也是明智的做法。

然而,一些党员干部不仅缺乏自缚意识,还对监督存有抵触情绪。有的怕监督,觉得老是有人监督不自在、干事不方便;有的把监督当成挑刺,听不进真话、看不到真相,有了失误、犯了错误也浑然不知;有的认为上级监督是不信任自己,同级监督是为难自己,下级监督是不尊重自己。要知道“禁微则易,救末者难”,看看这些年查办的贪腐案件,有多少干部是在不愿接受监督或者监督不到位的情况下,一点点失守变质、腐化沉沦的。单从这点来讲,党组织的监督就是最好的爱护。而不辜负信任,不排斥监督,才是党员干部应有的姿态。

想想人为什么需要闹钟?正是信不过自己,怕脑子欲醒却抵不住身体贪睡,所以需要外力唤醒。“双保险”才保险。面对诱惑,每个人的定力是不同的,领导干部不仅要在慎独慎微上不舍尺寸之功,更要自觉用好制度的“捆身索”,避免一失足成千古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