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话跟我说”须让群众能够“说”
www.gcdr.gov.cn  ( 2017-07-26 09:02:56 )  来源:四川组工网
编辑:陈明鸿    

江西省鄱阳县谢家滩镇纪委近期组织纪检专干深入村落农家,开展“有话跟我说”活动,把工作延伸到农民群众的家门口,让有举报、有不公、有意见、有困难的群众无需出村就可以面对面反映问题,深受群众欢迎。

这是一篇题为《接访到农家 有话跟我说》的图片新闻,在深挖“微腐败”、决战脱贫攻坚的当下,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纪检干部走出办公室,来到村落农家,让群众在“家门口”就能完成举报、诉求等事宜,确实辛苦了干部,方便了群众,是一项利民之举。然而,反复揣摩之下,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让人纠结。这样的形式真能让“有举报、有不公、有意见、有困难的群众无需出村就可以面对面反映问题”吗?

从新闻中的图片上看,纪检干部现场办公的地方是一个什么“工作室”,也许是村里的屋子吧,两位纪检干部模样的人坐在办公桌前,桌上放有印着“有话跟我说”字样的标志牌,正面带笑容、仔细聆听对面一位妇女掰着指头诉说,旁边还有十个多群众模样的人围观,或是排队等候反映问题吧!这确实是一幅温馨的画面,把政府部门的利民行为和百姓对政府的信任、拥戴都表现在图片中了。应该说,就新闻中的江西省鄱阳县谢家滩镇纪委的这一举措,收获肯定是很大的,百姓的满意度也是很高的。

然而,这样的“形式”是否适合推而广之,就有些令人深思了。纪检干部来到村落农家,从图片上看并不是到谁的家里拉家常、听举报,而是集中在一间比较宽大的“工作室”里设置临时办公室,亮出身份、标明事由,让老百姓都来排队“举报”或“反映”。面对这样的阵容,那些见过“场面”的群众对自己的困难或许还能侃侃而谈,而那些平时不善言谈的百姓坐在纪检干部的前面,还面对这么多老乡,恐怕连自己的事情都表达不清楚了。在这样“正式”的场合下,作为一名普通群众,要真能公开“举报”的,恐怕为数不多。

也就是说,这种“有话跟我说”的活动形式确实看起来很美,但能否真正听到群众的心里话,能否从中挖得出“微腐败”,是值得三思的。都知道,国人的面子思想都比较严重,古人就有“不食嗟来之食”的“骨气”,哪怕有困难,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叫苦,很多人也是不愿启齿的;至于对别人的“举报”,更是忌讳多多,各级各部门都还要加强对举报者的“保密”,在这样的场合下大张旗鼓地“举报”,不知究竟有多少群众做得到。这样一来,“有话跟我说”就有了“形式”之嫌,也许难以实现开展的初衷。

走进村落农家,让服务与群众零距离,是落实党的群众路线的体现。这种到乡村去搞集中宣传的模式,很适合党的方针、政策的解读,或是农业科学技术的培训,或是英雄事迹的宣讲等普及性的内容。要真正听到群众的心里话,入村入社都不够,还需要入户,一定程度上还要作好保密工作,百姓才愿意和你掏“心窝子”,诉求也好,举报也罢,才可以无所顾忌地讲。“有话跟我说”,关键是要群众敢说、能说,否则,作用是要大打折扣的。

(四川省合江县自怀镇 何竹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