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营促共赢 阿坝贫困村集体经济“蜂”生水起
www.gcdr.gov.cn  ( 2018-02-27 09:45:56 )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陈明鸿    

纳足村村民正在进行春季分蜂期蜂群管理。

纳足村老党员巴金(右一)向村里的贫困户格木基传授养蜂技术。杨晓虎 摄

  调查

  2月7日,马尔康下起了小雪。

  夏佳急匆匆开车赶往卓克基镇纳足村,那里有120箱蜂,都是他的“宝贝”。这两天气温回升,蜜蜂随时可能飞行,巢门必须时刻保持畅通。看到雪并不大,没有堵住巢门,夏佳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夏佳是纳足村阿坝中蜂养殖合作社聘请的职业经理人。合作社2016年成立,参考了成都崇州市的“农业共营”制度,实现了村民、职业经理人、村集体经济三方增收共赢。

  以共营促共赢,纳足村集体经济“蜂”生水起。

  □本报记者 侯冲

  A

  困境

  养殖面临蜂农老龄化技术业余化等问题

  阿坝中蜂个体大、群势强、耐寒,适应高纬度、高海拔地区,是中华蜜蜂最好的蜂种之一,同时也属于国家和省级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品种。

  马尔康地处高原峡谷区,拥有天然山花及黄连、贝母、秦艽等中药材花蜜源及其他植物资源,是阿坝中蜂最佳宜居地之一。同时,马尔康还建有阿坝中蜂国家级保种场和马尔康省级阿坝中蜂保护区,有助于阿坝中蜂繁衍生息。

  然而,中蜂养殖在马尔康并没有形成规模,反而面临诸多问题。

  在马尔康从事援藏工作的崇州市农村发展局副局长胡佑群发现,当地养蜂的基本都是老人,“有一户村民,儿子60多岁,父亲90多岁,两人一起养蜂。年轻人嫌养蜂辛苦,不挣钱,不愿意干。”

  散养户的技术也非常业余。“比如某一年养殖规模扩大了,但是蜂箱却没有跟上,白白损失不少。”常年从事蜂蜜收购的阿坝州成合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尼玛罗尔武说,由于缺少专业技术,蜂农在处理蜜蜂疾病、选择巢础方面都有欠缺,这会直接影响蜂蜜产量。

  “有时想多收一点,但蜂农家里没货了。”尼玛罗尔武感叹,马尔康市都是一家一户养殖,没有形成规模,企业货源无法得到保障,产业自然难以发展。

  守着阿坝中蜂这个宝贝,纳足村也只能干着急。“集体经济没着落!”纳足村第一书记杨晓虎表示,集体经济是贫困村退出的硬杠杠。他几次想发展蜜蜂养殖壮大村集体经济,但是不养蜂的村民没有门路,养蜂的散户又担心风险过大。如何打好蜜蜂这张“牌”,成了困扰众人的难题。

  B

  破题

  解决“谁养蜂”“谁经营”“谁服务”问题

  2016年9月,崇州市投入25万元援建资金在纳足村建了一个占地5亩,拥有120箱阿坝中蜂及配套设施的示范基地。“这是‘共营制’在脱贫攻坚进程中的尝试。”胡佑群说,崇州探索的“土地股份合作社+农业职业经理人+农业综合服务”的“农业共营制”,有效破解了纳足村乃至马尔康市“谁来养蜂”“谁来经营”“谁来服务”等问题。

  效仿“共营制”,纳足村成立了阿坝中蜂养殖合作社,建立起成员(代表)大会、理事会、监事会等组织机构,村党支部书记银巴任监事长,村委会主任达尔基任监事长,并聘请了职业经理人。

  纳足村合作社采取“保底+二次分红”的模式,职业经理人必须每年保证给纳足村挣够9.6万元,在此基础上,再进行二次分配。

  “说实话,压力挺大的。”今年34岁的夏佳,尽管已经是一名养蜂老手,应聘时心里也没底,一是自己应聘时已是下半年,半年内挣够9.6万元,时间仓促;二是蜜蜂养殖靠天吃饭,如果赶上极端天气,雨水过大,会直接影响蜜蜂采蜜,导致产量下降。

  但让夏佳有信心的是,基地引进了最好的蜂群,选择了合适的场地,交通又比较便利。“结果还算不错。”夏佳说,完成保底收入后,2016年半年他挣了两万多块钱。2017年,他挣了7万多元,“在家养蜂一年也就挣3万多元,到这里,是之前两倍多!”

  通过担任职业经理人,夏佳自己的养蜂技术也在不断提高。每年春季培养蜂王,再将其分散到各个蜂箱中去,是培育蜂群的关键。参加多次培训后,夏佳一改之前自然分蜂的“野路子”,科学规范操作,不仅促进蜂群发展,还增加了蜂蜜产量。

  2016年,合作社为纳足村挣了9.6万元,其中4万元全部分给村民,普通村民每人分142元、贫困户每人分162元,另外5.6万元则作为村集体经济收入。有了“钱袋子”的纳足村,于2016年顺利脱贫。去年,合作社实现利润17.1万元,带动村集体经济增收4.09万元。

  在纳足村的示范带动下,“共营制”在马尔康市迅速推开。目前马尔康市新培育养蜂专合社 11个,扶持带动全市14个乡镇900余户蜂农发展养蜂业,养殖规模达12000多群。

  C

  拓展

  精深加工拓宽蜂蜜市场销路

  阿坝中蜂养殖“共营制”,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善。

  “未来要加强养蜂服务体系建设。”胡佑群说,马尔康计划成立服务蜂农的超市,出售蜂箱、蜂具等,也可以上门帮助打药除病等。如何做强蜂蜜深加工,也是她考虑的问题。“我看超市里一些新西兰、欧洲进口的蜂蜜,一斤三四百元。”她说,阿坝中蜂蜂蜜的质量并不比进口蜂蜜差,但是加工存在短板。

  目前,马尔康市不少蜂蜜都是简单包装后,销往外地。为帮助蜂蜜走出高原,该市将积极创造条件、平台,引进专业包装加工企业,设计阿坝中蜂品牌包装,拓宽销路。马尔康农畜林产品加工物流园也将年内启动建设,“可以解决蜂蜜加工本土化的问题,也能带动就业。”胡佑群说。

  在尼玛罗尔武看来,蜂蜜质量标准也有待完善。“欧盟的食品为什么好?人们认可的是欧盟的标准。”他告诉记者,马尔康市畜牧局、食药监局与一些蜂蜜加工企业已经在商讨阿坝蜜蜂蜂蜜新标准,准备提升产品质量和美誉度。

  胡佑群认为,马尔康探索“共营制”为脱贫攻坚、产业发展蹚出新路,可以依据当地特色,探索类似纳足村“专合社+职业经理人+综合服务”的发展模式。即便脱贫攻坚结束,帮扶力量撤走后,贫困村也可以凭借“造血”功能实现稳定增收致富。

  胡佑群下一步计划在马尔康市试验野生菌“共营制”。她认为,“共营制”就像数学公式,用得好,可以解开贫困地区产业发展难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