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扶贫资金落到实处 “清卡行动”的凉山故事
www.gcdr.gov.cn  ( 2018-07-09 10:51:52 )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杨普    

    6月13日,凉山州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张力(右一)冒雨到喜德县极度贫困村额尼乡阿坡洛村调研“清卡行动”。

5月22日,冕宁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范洪春(左三)到群众家中了解“一卡通”管理使用情况。

6月22日,喜德县巴久乡且莫村搬迁到喜德县城周边农户集中清卡工作会场。

  6月11日,四川省纪委监委、省委农工委、财政厅、审计厅、银监局联合下发通知,从今年6月至9月,在全省范围利用3个月时间,集中整治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即:通过银行卡向群众发放财政补贴补助资金)管理问题。

  6月20日,四川省委省政府在西昌召开综合帮扶凉山州打赢脱贫攻坚战动员大会。会议决定,要加大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力度。

  6月20日,四川省纪委省监委发布限期主动说清问题的通告:凡在惠民惠农领域,尤其是扶贫领域,存在私自保管代管、违规扣留扣压群众“一卡通”问题的,在8月15日前主动说清问题。

  6月21日,全省惠民惠农财政补贴资金“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工作视频会议在成都召开。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王雁飞主持会议并讲话,强调要以“一卡通”管理问题专项治理为契机,加强监督执纪,严肃追责问责。

  10天时间内,一个文件、两个高规格会议,都是一个主题,这在以前十分罕见;而尤其罕见的是,四川省纪委监委还发布专门通告,要求限期主动说清问题——这意味着,一场围绕惠民惠农财政补贴“一卡通”的清卡行动,正在全省范围内展开;而且这个行动,来头很大、来势很猛。

  而这场清卡行动,华西都市报--封面记者获悉,与凉山关系紧密。

  为什么会是凉山?在那片土地上发生过怎样的故事?6月中旬,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调查记者赶赴凉山,现场采访。

  故事1

  一个贪腐“小”股长触发了“清卡行动”

  为什么叫“清卡行动”?这个故事要从凉山说起。

  2013年,凉山有贫困村2072个、贫困人口88.1万。作为全国深度贫困地区之一,2015年,精准扶贫号角吹响后,投入凉山的扶贫资金量非常大,资金来源的渠道众多。如何做到精准监督护航脱贫攻坚?这个问题考验着凉山。

  凉山州委州政府最先推行的“不杀牛”禁令,一定程度扭转了彝族地区杀牛待客的风气;但针对扶贫领域腐败问题的专项行动,却没有取得预期效果。

  “我们下了很大力气,把7个县、市的扶贫移民局局长,送进了司法机关,但总觉得工作不够踏实。”张力说。

  张力是凉山州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纪委多次检查,每次都发现不少问题,雁过拔毛、吃拿卡要等现象边查边犯、屡禁不止。“有的地方,‘四保一补’走形变样了。有人甚至说,低保‘饱’了村长、社保‘饱’了局长、医保‘饱’了院长、农保‘饱’了社长,学生营养餐‘补’了校长。”

  究竟该怎么做?作为监督执纪问责机关的第一负责人,张力一直在动心思、在思考。

  张力的思考,有了效果:2015年8月,凉山州纪委启动了“三大一严”专项行动:廉政教育大宣讲、正风肃纪大督查、扶贫惠民资金大检查、监督执纪严问责。

  张力讲,“三大一严”是想构建一个大监督的格局,“方案形成后,报州委同意了,报省纪委也得到批准,于是在全州大张旗鼓开展起来。”

  但开展了一段时间后,张力发现效果依然不是太好,“大是大,但有些空,不具体,没有抓手。但究竟该怎么做?一直没想明白。”

  时间到了2018年2月1日。

  当晚,喜德县民政局救灾救济股股长程鹏菲、民政局驾驶员郑贵林,被带进了凉山州纪委办案点——就是这个“小”股长,最后触动了张力的灵感。

  程鹏菲所在的救济救灾股,负责全县救济救灾和优抚工作。

  2015年12月,喜德县发放两年的“高寒山区农牧民特困群众生活救助资金”。程鹏菲利用负责汇总发放花名册的职务之便,与郑贵林合伙借用他人身份证和银行卡信息,以一户多人的形式,将信息多次复制粘贴到24个乡镇资料中。一年时间内,两人分6次虚报611户4517人,套取资金208万元。

  程鹏菲、郑贵林被依纪依法给予处理,并移送司法机关;喜德县民政局局长、派驻纪检组组长因工作失职失责、监督把关不力,被县纪委监委立案。

  这个案子,对张力触动太大了,“一个‘小’股长和一个司机,居然可以从卡上套取那么多钱出来。”

  2018年3月27日,张力把党风政风室主任袁文云等叫到办公室,剖析这个案子。

  这期间,张力想起了自己的一次亲眼所见:那次去一个村调研,村干部手机响了,从裤包里摸手机时,掉出了十多张各种卡。“你怎么有那么多卡?”村干部回答:很多村民都将卡交给他代管、代取各种补贴。

  两件事联系到一起,张力豁然开朗:问题出在卡上,我们能不能搞个“清卡行动”?

  “清卡行动”,就这样第一次由张力说出来。

  故事2

  一个自首女乡长 坚定了“清卡行动”

  但有人最初有不同意见:清卡?购物卡、会员卡,都清理过了,还清什么卡?

  张力没有简单否认,而是四处召集组织开座谈会。

  在袁文云的记忆中,座谈会大大小小开了十多次,县里、州里,财政、审计、发改、扶贫、林业等涉农部门15个,都找起来,围绕“怎么清、清什么”,让大家发表看法。

  在这期间,又发生一个案件。

  4月4日上午,雷波县溪洛米乡乡长冯莹盈,来到雷波县纪委监委,找到审理室主任蒋勇,“我是来向组织自首的。”蒋勇一听,最初还以为这位全县最年轻的女乡长在开玩笑,没想到她竟真的递上一摞投案材料:“州里县上对扶贫资金的卡、折,检查越来越严。前些天又有中田乡2个民政干部被查,我认识。我觉得自己迟早也会被发现,就来自首了。”

  冯莹盈2012年担任一车乡副乡长,当时仅28岁。2016年,她担任了溪洛米乡乡长。担任一车乡副乡长时,冯莹盈在雷波县民政局分两次领取了“特殊困难儿童生活补助存折”68张,除1张被当事人领走外,另外67张被冯莹盈存放在办公室。

  一年多后,冯莹盈因赌博欠下了高额债务,于是开始取补助存折上的钱来偿还赌债。一审判决书表明,截至今年2月最后一次取款,她已从这些存折上挪用公款88万多元。

  冯莹盈案,坚定了张力的“清卡行动”。

  他的理由很充分:“扶贫资金种类多,涉及财政、审计、教育、民政、农牧等多个职能部门和多家金融机构;不同的扶贫资金,又使用不同的银行卡下发,农户手中的银行卡很多,少的两三张,多的十余张;而且不同渠道资金的发放周期不同,有的按月发,有的按年发。由于没有牵头部门,没有哪一家能说得清到底有多少卡、多少钱,困难群众心里更是糊涂账,精准有效的监督难以实现。”

  袁文云所在的党风室,就做了一个“清卡行动”方案。“方案第一稿被否定了,说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然后我们搞了第二个方案,简洁明了:卡在哪里、钱在哪里、有哪些项目、资金多少。”

  州纪委常委会讨论通过了方案,上报到州委常委会,“清卡行动”上升到了州委层面。州委分管扶贫工作的副书记陈忠义任“清卡行动”领导小组组长,张力等3人任副组长。

  4月20日,凉山州全面启动为期5个月的“清卡行动”。

  “清卡行动”,具体来讲,一是清每户群众有多少卡、如何保管使用、有无乡镇村组干部代管;二是清补贴有哪些、该享受哪些补贴、具体标准是多少、有没有违规享受;三是清钱从哪里来、钱是否足额发放、未发资金在哪里、是否存在违纪违规。


 

相关新闻